秦怡严易泽小说by鱼进江大结局阅读

秦怡严易泽小说by鱼进江大结局阅读

2019-10-12 15:32 admin

双面总裁爆宠小甜妻

时间:2019-10-12 15:32 分类:资讯 来源:掌文 作者:鱼进江 主角:秦怡 严易泽 浏览:

    小说《双面总裁爆宠小甜妻》非常好看,作者鱼进江,主要讲述了秦怡 严易泽之间的故事。剧情十分丰富:“我什么没看过?”严易泽撇了撇嘴,却还是把头抬起头,看向了天花板。秦怡气得咬牙切齿,却拿他没辙。见他没看,心里还是不放心,时不时抬头又看一眼,见他并没有偷看。这才稍微松了口气。解决完,秦怡喊了她一声,严易泽这才低下头问了句,“完事了?那我送你回去!”

    双面总裁爆宠小甜妻 第四十九章 爆发冲突

    很快门外严易泽和罗琦轻声细语的对话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什么事?”
     
    “少爷,凌琳小姐来了,要见您!”
     
    “我知道了!你在门外守着,等下要是少奶奶醒了,你先帮我照看着点!如果不方便,就让女佣过来……”
     
    关门声响起,同时也把严易泽的声音彻底隔绝在了门外。
     
    端着杯咖啡的凌琳看到严易泽从楼上下来,随手放下咖啡,笑着站起来,叫了声,“易泽!”
     
    严易泽点头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接过女佣递过来的热茶放下,抬起头问,“听说你找我?有事?”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啦?”凌琳半开玩笑的说了句,严易泽眉头一皱,“我很忙!”
     
    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凌琳眸子一闪,收起笑容看了眼不时走过的佣人说,“好吧,我找你确实有点事儿!能换个对方吗?这里人多有些话不太方便说!”
     
    “跟我来!”严易泽起身,径直往楼上的书房去。
     
    凌琳看着他的背影,愣了一秒,快步跟上去。
     
    “对了,易泽,你今天怎么没在公司?我不是说了今天要去找你的嘛,结果害我在那苦等了好久,都没见你人!要不是吴总路过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已经回来了!”
     
    凌琳紧跟在严易泽身边,哀怨的看了严易泽一眼。
     
    严易泽直接无视了她哀怨的眼神,脚步一顿,眉头轻锁。
     
    “你不知道吗?难道秦怡她没告诉你?”
     
    不用严易泽开口,凌琳就知道他为何会这样,一脸诧异的问了句。
     
    严易泽摇头,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眸子里闪过一丝明悟。
     
    见严易泽对她爱答不理,凌琳咬了下嘴唇,又追了上去。
     
    推开门,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书房,凌琳正要转身关门,严易泽突然开口道,“不用关门,这里很少有人经过!”
     
    “这……”凌琳迟疑了下,发现严易泽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也只得无奈的点头,心里有点失望。
     
    “坐!”
     
    严易泽见她坐下这才,跟着坐在了她对面,“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得到消息,萧项联系了严氏集团的几个董事,准备针对你,所以来提醒你小心一点!免得着了他们的道儿!”
     
    “萧项?”严易泽眉头轻蹙了下,旋即舒展开点头说,“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
     
    “易泽,你别不以为是啊!这一年多萧项兼任着严氏集团的总经理,可是笼络了不少的董事。收买了不少部门的一二把手,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一句,萧项真动手对付你的话,以你现在的威信,和在公司的能量,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凌琳有些着急,她说这些是希望严易泽能重视起来,可严易泽依然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
     
    “我知道!谢谢!”
     
    轻描淡写的五个字,让凌琳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毫不受力的郁闷感觉,她根本无法理解严易泽为什么会这么的平静。
     
    “易泽,我知道你一向心高气傲,看不起萧项!可现在不是从前。你还是不要太轻敌了!”
     
    “我从来不会轻视我的对手!”严易泽点点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起身,“这件事我自有计较,多谢你的关心!我还有事,就先失陪了!”
     
    “等等!”
     
    “还有事?”
     
    严易泽停下脚步,转头问,凌琳迟疑了下说,“那天你劝我回去的事,我……”
     
    她本不想这么快提这件事,可惜形势逼人。
     
    “你这么快就想通了?”严易泽眸子一闪,脸上出现一丝淡淡的笑容。“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我还有点纠结,而且我遇到事儿了,身边也没一个可以商量的人,你能不能帮我参谋参谋?”凌琳无奈的看着严易泽,像他求助。
     
    严易泽刚要拒绝,凌琳已经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低下头弱弱的说了句,“我现在只有你一个朋友了!”
     
    这是严易泽认识凌琳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她这种样子,迟疑了下重新坐下。
     
    “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洛夫这个人,你还记得吗?”凌琳缓缓抬起头看着他问,见严易泽点头,她才继续说下去。“我前几天回去美国就是因为他!他要我回到他身边不然就把泽琳卖给人贩子!”
     
    “泽琳又是谁?”
     
    这个名字让严易泽眉头猛地一皱,凌琳苦笑着说,“泽琳是我的女儿,也是……”
     
    严易泽脸色陡然一变,挥手打断她,“我知道了,继续说!”
     
    凌琳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却并没有继续解释,而是把她和洛夫之间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
     
    这一说就说了一个多小时,严易泽不时蹙眉,对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感到意外。
     
    据凌琳说,五年前她跑去美国嫁给洛夫,刚开始洛夫还对她不错,也很上进,好景不长,在凌琳怀泽琳的最后几个月,凌琳发现洛夫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以凌琳的个性完全无法容忍这种事,几乎和洛夫撕破了脸皮,洛夫这才收敛起来。
     
    谁知道没过多久,洛夫又染上了赌瘾,不仅输掉了他父亲的公司,还把他父亲气死了,那段时间他们差点流落街头。
     
    洛夫也痛定思痛,向凌琳保证会戒赌,凌琳心一软就原谅了他。
     
    为了养家,刚过哺乳期的凌琳就出来工作养家,洛夫则在家照看孩子,日子过得倒也算平静。
     
    可就在两年前,凌琳发现洛夫根本就没有悔改,依然在赌,一起之下带着泽琳和洛夫分居,再也没管过他的死活。
     
    凌琳的生活也重新恢复了平静,她的事业也走上了正轨,成了一家跨国集团的公司高层。
     
    前几天,凌琳突然接到美国那边的电话,说她女儿泽琳不见了,调查之后才知道是被洛夫带走了,她动用了很多关系也没找到洛夫把孩子藏在了哪儿。
     
    两人摊牌,洛夫提出要凌琳回到他身边,不然就把泽琳给交给人贩子,卖到非洲去。
     
    凌琳不同意,两人吵了一架。
     
    后来凌琳得知萧项要对付严易泽,就怕跑了回来,美国那边的事情就暂时悬置下来。
     
    而就在一早,洛夫又打电话来旧事重提,给凌琳下了一个星期的期限,如果她还不决定,洛夫就立刻把泽琳交出去。
     
    “易泽。我真的好后悔!如果当年我没有一时冲动,或许事情也不会是现在这样!或许我们已经结婚,有了我们自己的孩子。”
     
    凌琳一脸后悔的表情,严易泽脸色一冷,面无表情的回了句,“人生没有如果。自己选的路,趴着也要爬下去。”
     
    “你说的对!人生没有如果!”
     
    凌琳颓然的叹了口气,缓缓下头,沮丧的不像样子。
     
    “你准备怎么做?”
     
    “我不知道!”凌琳摇头,迟疑了许久,才抬起头来,“易泽。你……能不能帮我去和他谈谈?”
     
    严易泽眉头猛地一皱,缓缓摇头,“这种事我帮不了你!”
     
    “算我没说。”
     
    凌琳惨笑,严易泽的眉头皱的更紧,“这种事你该去找凌叔出面,这也是你们父女和好的一个契机!”
     
    “我会考虑的!谢谢!”
     
    凌琳的回答很敷衍,严易泽也没有在说什么,毕竟路他已经给凌琳指出来了,至于怎么走那是她的事。
     
    他严易泽无权过问,也没有理由过问,更不想过问。
     
    从他的书房出来,严易泽直接回了房间。打开门秦怡正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也不知在想什么。
     
    “你怎么没休息?”
     
    严易泽皱眉,秦怡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缓缓闭上眼睛。
     
    严易泽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却并没有再开口问什么,而是重新回到梳妆台前坐下,眼睛一直盯着床上的秦怡。
     
    凌琳从严易泽的书房出来后,去看了严老太太,听说秦怡一个早上都没有起床,眼中闪过一丝好奇,跑过来敲门。
     
    严易泽看到她皱眉问她还有什么事。
     
    凌琳笑着说。“我听说秦怡不舒服,来看看!她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她没事!谢谢你关心!”
     
    严易泽不动声色的堵在门口,丝毫没有挪开身子请她进去的意思。
     
    凌琳脸色微变,点点头,“没事就好!替我向她问好,我先走了!”
     
    “慢走!”
     
    身后传来严易泽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凌琳的嘴唇猛地一抿,快步走了出去。
     
    下楼上车,欧若兰见她脸色不太对,担心的问,“琳姐,事情不顺利吗?”
     
    凌琳转头看了眼严家别墅,眸子一闪,“先离开再说!”
     
    等到车子离得远了,欧若兰忍不住好奇又问了一遍。
     
    凌琳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咬牙切齿的说,“严易泽他根本不理会!”
     
    “是不是琳姐你演得不到位,被他看出了破绽?”
     
    “绝不会!我准备了这么多天,就是为了今天,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纰漏!”凌琳缓缓摇头。
     
    “那严少爷他为什么不理会您?”
     
    欧若兰更不理解了,再怎么说两人以前也有过一段情,两家又是世交,不管怎么说严易泽也该帮一下吧。
     
    “他现在心里只有秦怡,哪里还有我的位置?”凌琳无奈的摇头。
     
    欧若兰迟疑了下。拉起凌琳的手,“琳姐,您千万不要灰心!我相信您一定能把严少爷的心拉回来的!”
     
    “我当然不担心!”凌琳笑了,“毕竟我手里可是握着一张底牌的,只要我这张底牌打出去,我不信严易泽还能这么淡定!只不过不过万不得已,我不想打这张牌!”
     
    欧若兰若有所思的皱眉想了会,猛然间抬起头,“琳姐,您说的该不会是……”
     
    “你知道就好!这件事暂时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底牌这东西毕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琳姐,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欧若兰重重的点头。
     
    “我对你一万个放心!”凌琳拍了下她的手笑了,脸上的表情一收吩咐道,“给我约一下萧项,就说中午我请他吃饭!”
     
    凌琳车上发生的这一幕,严易泽并不知情,他还在房间里守着秦怡。
     
    而秦怡却一直紧闭着双眼,尽管没睡,却始终不愿睁眼看他。
     
    严易泽心知肚明,却也不点破,见秦怡的脸色渐渐有些发红,起身走过去,伸手在她额头上摸了下,“老婆,你脸色怎么这么红,生病了?”
     
    说完他收回手,在自己额头上碰了下,疑惑的摇头,“不烫啊!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说完他就要来抱秦怡,秦怡赶紧睁眼冲他摇头,“我没事!”
     
    话虽这么说,她的牙齿却在打抖,眼中也满是急切,好像是遇到了火烧眉毛的事。
     
    可任凭严易泽怎么问,她也不说,非要严易泽出去叫个女佣过来。
     
    严易泽下意识的走出去,刚到门口忽然反应过来,转头笑道,“你该不会是要上卫生间吧?赶紧不说呢,还叫什么女佣,我抱你去!”
     
    看着严易泽走过来,秦怡死死咬着下唇说不用,脸色红的像苹果。
     
    严易泽说对了,她确实要去卫生间,半个小时之前就想去了,可她不好意思说,更担心严易泽会亲自送她过去。
     
    “有什么好害羞的!又不是没看过!怕什么!”
     
    “你……”
     
    说完严易泽小心翼翼的抱起她就往卫生间走去,秦怡低着头根本不敢看他,严易泽把她放在马桶上手扶着她的肩膀,笑着说,“别着急,慢慢来!”
     
    见他完全没有回避的意思,秦怡羞红的抬起头说,“你能不能先出去?我自己可以!”
     
    “你确定?可别逞强!”严易泽皱眉看着她,有点不放心。
     
    “我没逞强!我自己真的可以!你赶紧出去!”秦怡憋得脸色越来越红,已经快忍不住了,不停催他。
     
    严易泽点头,小心翼翼的放开她的肩膀,转身刚要出去就听到秦怡发出一声尖叫,转身就见她正往地砖上栽倒,赶紧一把扶住她。心有余悸的责备说,“都叫你别逞强了!没摔着吧?”
     
    秦怡摇头,又开口劝他出去。
     
    严易泽却始终不同意,非要留下来,防止她再摔倒。
     
    “那你把脸别过去!我不喜欢被人看!”秦怡也没辙了,只能退而求其次。
     
    “我什么没看过?”严易泽撇了撇嘴,却还是把头抬起头,看向了天花板。
     
    秦怡气得咬牙切齿,却拿他没辙。
     
    见他没看,心里还是不放心,时不时抬头又看一眼,见他并没有偷看。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解决完,秦怡喊了她一声,严易泽这才低下头问了句,“完事了?那我送你回去!”
     
    回到床上,严易泽下楼端午饭,强忍着抗拒吃完,秦怡赶紧劝他回公司去上班。
     
    “我说了,今天我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照顾你!”
     
    严易泽温柔的冲她笑,秦怡却没有半点感动。
     
    他这是骗鬼呢?当她什么都不知道吗?
     
    早上凌琳来找他,他就屁颠的去了,还一去就是一个多小时,真要像他说的这样,他会那样?
     
    “那你能不能出去?我不喜欢有个人在旁边看着,这样我根本休息不好!”
     
    “好吧!我就在隔壁书房,等下会让人在门口守着,有什么事你就大声叫,我很快就会过来!”
     
    严易泽深深看了她一眼,点头走了出去。
     
    秦怡这才松了口气,躺在床上昏沉睡去。
     
    严易泽来到书房,让罗琦去公司把一些重要的文件搬了回来,一边工作一边守着秦怡。
     
    快天黑时,他接到一个重要的电话,起身回到卧室,见秦怡已经醒了,笑着说,“醒了?我有点事马上要出去一趟,你乖乖在床上躺着,有什么事叫女佣!她就在门口!如果吃饭时,我还没回来,你就让女佣把饭菜端过来喂你!”
     
    “好!”
     
    秦怡巴不得他赶紧走,这一天严易泽一直守着她,让她感觉像是在坐牢,心里特别别扭。
     
    走出房间,严易泽叫过一个女佣,叮嘱了好多句,这才恋恋不舍的转身下楼。
     
    “少爷,车准备好了!”
     
    “恩!”
     
    严易泽点头上车,离开时候特意看了二楼房间的窗口一眼,收回视线脸上不舍的表情敛去,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
     
    严易泽离开没多久,薛晚晴跑来了,见秦怡躺在床上,紧张的问东问西。
     
    秦怡笑笑说,“我没事,别担心!就是感冒有点严重,医生说休息两天就好了!这两天怕是不能陪你去找货源了!”
     
    “没事,这种小事我完全可以搞得!对了,今天我去看了下我们的铺面,施工队已经进去了,听那边的负责人说再有个三五天就能完工了!”薛晚晴笑着说道。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那边你有时间就去盯着点,实在没时间的话,就不要管了!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我知道的!对了,你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嘛!怎么突然就感冒了?该不会是昨晚和严易泽……”薛晚晴半开玩笑的盯着秦怡笑了起来。
     
    秦怡脸色一红,白了她一眼,“别乱说!哪有的事?”
     
    “真没有?我才不信呢!”薛晚晴手指着秦怡的脖子,得意的一笑,“你当我瞎呀!那么明显我又不是看不到!”
     
    “什么?”秦怡愣了下,下意识的顺着她的目光低头看了眼,之间她的肩膀上一道清晰的吻痕,正半露在外面,顿时脸色有些尴尬。
     
    “好了,好了!至于吗?我不开玩笑了还不成吗?对了,你能不能帮我给严易泽说说,明天把罗琦借我一天呗,我看中了几家,明天要去谈谈价钱,有个男人陪着不容易被人欺负!”说着薛晚晴脸红了。
     
    “别解释了,我懂!”
     
    “那真是太好了!”薛晚晴很开心,秦怡倒也能理解她。
     
    罗琦作为严易泽身边比较信任的人,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着他,难得能抽出点时间陪她。
     
    真要能有一天时间和他待在一起,自然是很兴奋,很开心的。
     
    薛晚晴兴高采烈的走了,房间里再一次恢复了宁静,在床上躺了一整天,秦怡闷的发慌,费了好大力气才拿到床头的遥控,打开电视看起来。
     
    期间女佣送来了晚餐,吃完没多久,有人敲门秦怡以为是严易泽,不想进来的竟然是萧项。
     
    “你来做什么?”秦怡的脸色有点难看。
     
    “我来看望外婆,听说你病了,有点担心,来看看你!”萧项一点也不客气。走到秦怡的床边坐下,紧张的问,“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我没事!”秦怡摇头看了眼萧项做的位置,皱了下眉,“还有,麻烦你别坐我床边!”
     
    “不好意思!”萧项不情愿的起身,看着她说,“我听说易泽出去了?你病了,他怎么还到处乱跑?也不留下来照顾你?”
     
    “萧项表弟,你管的是不是有点太宽了?”秦怡皱眉回了句,萧项的脸色顿时不太自然,讪笑道。“我这也是关心你!”
     
    “你应该关心的人不是我!”秦怡摇头,意有所指的说,“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萧项茫然的看着她问。
     
    “你打算一直让云夏在你们萧家当佣人?别忘了,她可给你生了儿子!”
     
    听她提起云夏,萧项脸色一冷,沉声道,“那又怎么样?”
     
    “萧项,你怎么能这样?”秦怡生气了,萧项的态度实在太恶劣,居然如此的没有人情味。
     
    “我知道你觉得我这样做对云夏不公平!可这毕竟是我的事,我知道该怎么做!”萧项的脸色一冷,笑容迅速收敛。
     
    “行!算我没说!”
     
    “好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再过一段时间孩子就要满月了,到时我来接你去喝满月酒!”萧项脸上重新挂起笑容。
     
    “到时候我会去!不过就不用你来接了,易泽会带我过去!”秦怡点头面无表情的说。
     
    听她提起严易泽,萧项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妒忌,却依然笑着回答,“那好,到时候你们一定要来!”
     
    “你没别的事的话,我要休息了!”秦怡忍着痛关掉电视,刚要钻进被子里,萧项陡然间脸色大变,一把扯住她的手臂指着上面的一块硬币大小的淤青死死皱起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秦怡故意装傻,想要抽回手,萧项却始终不放手,脸色越来越难看,“是不是严易泽干的?”
     
    “这和你没关系,放手!”秦怡瞪了他一眼,低吼。
     
    “真是他干的!这个混蛋!”萧项咬牙切齿的低骂一声,愤怒的眼睛都在喷火。
     
    见他这么生气,秦怡却感觉很可笑,严易泽确实挺混蛋,他萧项可也不是什么好人。
     
    刚想催他放手,传开开门声,下一刻一脸微笑的严易泽走了进来。当他看到床边死死攥着秦怡手臂的萧项,他的脸色一下铁青下来。
     
    “阿项,你干嘛!给我放手!”
     
    萧项正在气头上,见到严易泽顿时指着秦怡手上的淤青责问他,“这是你干的?”
     
    严易泽皱眉瞥了秦怡一眼,点头,“没错!是我!”
     
    “你这个混蛋,怎么能这么对她?”
     
    见到萧项发怒,严易泽就一肚子火气,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冷笑,“她是我老婆,我怎么对她是我的事,和你无关!放开她的手!”
     
    严易泽的目光落在秦怡被萧项攥着的手臂上,语气冷冽的像是冰块。
     
    “我不放又怎么样?”萧项死死盯着他,两人的目光在虚空中迸射出激烈的火花。
     
    看着咬牙切齿死死盯着对方的两人,秦怡心里忽然有些担心。

    秦怡严易泽小说by鱼进江大结局阅读其他章节

    相关搜索: 双面总裁爆宠小甜妻秦怡严易泽

    最新推荐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资讯 > 双面总裁爆宠小甜妻 第四十九章 爆发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