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晓生还何默陈洺最新小说完整版阅读

破晓生还何默陈洺最新小说完整版阅读

2019-10-11 15:26 admin

破晓生还

时间:2019-10-11 15:26 分类:资讯 来源:掌中云 作者:第7天 主角:何默 陈洺 浏览:

    《破晓生还》是作者第7天所写的,主要讲述了何默 陈洺的故事。老三虽说还没从张清雅给他的侮辱中回过魂,但是他对小五的思念是越发的加重,现在只要我们谈论到关于陈洺的事情,他就在旁边满脸不乐意,因为在他看来,陈洺是和小五的失踪有着必然联系的。

    破晓生还

    孙主任听得相当认真,等书音说完他开口问:“张清雅死之前难道没有说过?”
     
    “说什么?”书音问。
     
    “说她为什么会杀人。”
     
    “没说。”书音道:“她那时候估计疯的自己亲爹妈都不认识了,哪里还会跟我们说这些?”
     
    话说完,书音又想了一会,托着下巴道:“不过有件事很奇怪啊。”
     
    “什么事?”孙主任问。
     
    “何默跟我说张清雅死之前说是她杀了你媳妇,但是她说的明明又是错的,她甚至根本不知道你妻子死的时候穿的什么,如果不是她干的话她为什么要承认?还是说真的像何默说的她是为了要给谁背黑锅?我原本猜测的是唐师爷或者是她儿子,但是撇开他们跟你老婆没矛盾不说,如果她连黑锅都愿意替他们背为什么还要杀了他们呢?我想不通。”
     
    孙主任盯着自己手中的杯子看了很久,眼睛一眨不眨的像是在回想什么事情,半天他才缓缓开口:“想不通就不要再想了,许多事情本来就没有答案的。”
     
    我也赶紧开口:“对啊书音,你明明没喝酒怎么突然话那么多?这种时候你跟孙主任聊这些不是揭人家伤疤么?快别说了,把这茶喝了,咱们也得赶紧洗洗收拾收拾睡觉了,明天还得早起呢。”
     
    我说话的时候孙主任那一眨不眨的眼睛再次看向我,语气很缓慢:“何默你似乎...并不想让我们讨论这些。”
     
    闻言我一愣,紧接着赶紧赔笑道:“这不是怕你伤心么?”
     
    “我不伤心。”
     
    看着孙主任那突然僵硬下来的脸,我真掐死书音的心都有了。
     
    之所以不想让书音在这件事上追根结底最根本的原因其实是......我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
     
    在院子外面看到张清雅那疯疯癫癫的样子时我就已经知道了凶手是谁。
     
    刚刚书音猜测的没有错,张清雅不可能有时间也不可能去杀害自己的亲生儿子,再有就是...孙主任的老婆,死的莫名其妙张清雅却给担了罪名。
     
    这起码就说明了凶手另有其人,剩下的就是要找出凶手,那就简单多了。
     
    陈洺曾经教过我,当眼前的事情扰乱了你的思绪时,你只需要去找出事情中让你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无论是什么也好,只要不合常理的存在就证明绝对有问题。
     
    然后这整件事捋顺到这里,最让我觉得不对劲的就是孙主任本人了。
     
    其一就是他跟他老婆的关系,无论是从谁的嘴里听都是不好,很不好,而他老婆死了以后他就算会难过,那种表现也未免太过外在了,或许这勉强能说孙主任是个重感情的人,但是就连这里长期跟他们相处的人都觉得孙主任难怪的太过就太奇怪了。
     
    其二就是,当时确确实实除了孙主任自己之外,其余的人都没有时间去杀人,他窝在祠堂的角落,是个视线死角,在那里离开十几二十分钟,再默不作声的回来是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就算有人注意到他离开,也绝对不会将这个刚死了老婆正难过的不能自已的人当成杀人凶手。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明明也没见过自己老婆的死状...却将她的死状说的一丝不错就好像亲眼看到了一样,我想...应该不会有那种看到了他老婆尸体的缺心眼这样一字一句细细的把她的尸体模样描绘给孙主任听。
     
    最后就是孙主任整个人给我的感觉。
     
    他虽然看上去温和,但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戾气。
     
    或许理由都十分牵强,但是相比较更说不通的其他人,我宁愿相信自己的判断,而且...绝对不会错。
     
    ...........
     
    孙主任离开之后,洗澡的时候听我说完了这些分析,书音瞪大了眼睛和嘴巴,像是完全不敢相信,足足半分钟过去她才结结巴巴的开口:“你开...什么玩笑??老孙怎么可能会.....”她本是想质疑我的,但话没说完就顿住了,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愣了两秒钟才猛地看向我。
     
    “怎么了?”我问。
     
    “你记得他老婆死后第二天么?那时候糖糖也跟我说过...她前一天夜里尿床了,屋子里只有自己,她害怕的哭了很久?”
     
    ..........
     
    就像我之前说的,其实有些事情的答案很清晰,只是人们总是会被眼前一些看似复杂的情况给混乱了视线。
     
    就比如说,明明糖糖的那一句话就分明已经将孙主任所有的不在场证据和编造的谎言都戳破了,但书音总觉得孙主任不可能杀了自己媳妇这一个想法让她将糖糖的话给选择性的忽略了。
     
    洗了澡,书音因为无法接受,几乎整夜没有睡觉。
     
    我倒是睡得安稳,只是第二天一早对上书音那哀怨的熊猫眼有些哭笑不得。
     
    老大他们睡得跟死猪一样当然不知道后来的事情,只是对着书音的熊猫眼啧啧称奇。
     
    吃了早餐我们就收拾完毕了东西准备离开。
     
    在经过孙主任家门前的时候,糖糖在门口玩,书音本想过去抱抱她,最后脚步停滞了一下往院子里看了一眼最后叹了口气率先带头快步的离开了。
     
    糖糖站在门口看着我们从她旁边快速经过,小声的喊了声阿姨...书音没有听到。
     
    我侧脸对糖糖笑了一下也快步的跟上去离开了。
     
    走出了很远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糖糖小小的身影站在门口,孤身一人。
     
    我心里突然拧了起来,这样一个脆弱的孩子生活在这样可怕的父亲身边...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实在太不幸。
     
    在离开那个庇护所的第二天,我们走出了估摸二三十公里的样子,也不怎么的我脑子突然灵光一闪想到陈洺当时既然跟周围庇护所的人一起,那么是不是就证明他现在一定就在距离我们不远的某个庇护所中?
     
    听了我的说法,书音一拍大腿懊悔道:“当时怎么就没想过问问毛爷当天来的那些人都是哪里的,这样就算知道了这四面八方那么多方向咱们去哪找才好啊?”
     
    老三虽说还没从张清雅给他的侮辱中回过魂,但是他对小五的思念是越发的加重,现在只要我们谈论到关于陈洺的事情,他就在旁边满脸不乐意,因为在他看来,陈洺是和小五的失踪有着必然联系的。
     
    我和书音在庇护所中的那几天找了小五很久,甚至为了保险起见连孙主任家我门都趁着没人的时候去找了两回,但她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就那么消失不见了。
     
    后来在我们离开之前的两天,小五消失的那天在毛爷院子门外的光头找到了我,他盯着我又打量了半天之后,只说小五那天已经离开了。
     
    至于去向和离开的原因他一概不愿意说,所以他话的真假我也难以分辨。
     
    最后终于到了离开之前,小五仍旧没找到,没办法,我只能认为光头说的是真的,可能...因为某些无法言说的原因她不得不离开吧。
     
    ..................
     
    在想到陈洺可能就在距离我们没多元的庇护所中时,我和书音几个人同时就想到了那天晚上载我们到了毛爷那个庇护所的粗眉毛等人......暂时来说我们唯一知道的符合所有条件的就只有他们居住的地方。
     
    虽然不知道他们居住的位置,但是大致的方向还是很好推算的,只需要从我们和他们相遇的地方开始往后推算然后沿着那条路往路的两边找,只要看到各方面条件都符合当一个小型庇护所的基本上就没错了。
     
    来的时候我们是坐车,回去步行要慢许多,但是好在这一路上环境都比较偏僻,所以行尸也很少,为了减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远远的看到行尸大多都是避开。
     
    现在的天气是春暖花开的,白天的阳光很温暖,路两边甚至路面上常年堆积的泥土上都开出了各种野花,特别是那种小小的野油菜花,看上去让人觉得春天气息特别浓郁只需要看上几眼就会觉得整个人都能舒心一圈。
     
    如果能忽略那路边或者路面上时不时会出现的一些腐烂成白骨或者还没完全腐烂成白骨的尸体的话,这样的赶路方式还是很惬意的。
     
    在路面进入了一段更为偏僻的地方时,路边出现了一条宽约两三米的小沟,水很清,可能是因为前几天刚下了雨的缘故,站在路上都能看到沟里一些小鱼在成群结队的游来游去,河沟的后面就是一大片的桃园,一看就是刻意修剪出来曾经可能是供人郊游来观赏或者采摘的地方,树枝都是低扶着,每一棵树上都开满了桃花,白色粉色都有,粉色居多,现在太阳很好,估摸下午两三点钟左右,树林中蜜蜂还在嗡嗡的飞来飞去,毕竟天气还不算太炎热蝴蝶都还没出来,但偶尔也有那么一两只色彩单一的在花和花之间翩翩起舞。
     
    眼前的画面是小学课本中几乎出现烂了的画面,那些脑海中出现的形容词也都俗不可耐。
     
    可是...这些说起来平凡无奇的画面却真真的让我们几个同时都看痴了。
     
    见过了许多森林大山以后,才发现眼前这种带着静逸的美最让人沉醉。
     
    连呼吸都慢了下来。
     
    这里已经是距离集镇很远的农村,路虽然修过来了,但是路两边还是一副美好的田园风光,另一边甚至还有一些蔬菜种植大鹏。
     
    老大进去其中一个里面看了看,出来一副发现新大陆的神情对我们道那些大棚都是以前的村民们建的采摘棚,这么多年一定都没人打理了,里面的野草长的甚至跟人差不多高,但是里面现在竟然还能找到一些野草莓。
     
    听到吃的老三和老二立马就精神奕奕的跟着老大钻进了那大棚中。
     
    我和书音不想在草丛里面钻来钻去,加上这虽然偏僻但毕竟是在路边,如果大家都一起进去那万一有行尸过来,把我们一锅端了就不妙了。
     
    反正外面有这样的美景,趁着老大他们进去大棚里的功夫,我和书音抱着膝盖坐在小河边看着眼前的桃花林。
     
    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中一些句子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想着想着或许是太过入神,我竟然歪着脑袋笑了出来。
     
    书音一只手托着下巴,听到笑声后转脸看了过来,疑惑的问:“笑什么?”
     
    我也学着她的样子托着下巴对她道:“想起初中时候学过的一片课文,想到一些事情。”
     
    “什么课文?”
     
    “桃花源记。”
     
    “就是那个见鬼了的那个桃花源记?”
     
    “什么见鬼了...”我有些跟不上书音的思考速度。
     
    “怎么不是见鬼了,他自己一个人瞅见了人家一个村庄,带人来就找不到路了,见不着那些人了,不是见鬼是啥啊。”
     
    “..............”我对书音这个思维跳跃的人无法认真的去沟通,只能当做没听到她的话,继续道:“我在想,如果我们也去这桃花园中,有没有可能也会误打误撞的发现书中描绘的桃花源?”
     
    “戚。”书音斜着嘴嘲笑了我一声:“还有人上赶着想碰见灵异事件的。”
     
    “.....................{”
     
    这下空气都沉默了下来,我懒得再搭理书音,这人实在没有情调。
     
    小沟里一条小鱼突然跃出水面然后又快速的掉了回去,发出清脆的扑通一声。
     
    身后老大他们嚷嚷着从大棚里抱着一个塑料袋朝着我和书音跑了过来,这么一会的功夫,还真给他们找到了小半袋的草莓,不过这东西虽然在大棚里,但因为没人照料,完全不像以前我们去的采摘园中那些那么大,那么红,他们带出来的许多甚至还泛着青色。
     
    那小沟虽然小,但是连着远处的大河,水是活水,我们将那沟里的水煮沸又放凉了后把草莓洗了,很酸,几个人龇牙咧嘴的吃完草莓都捂着下巴觉得牙根都酥了。
     
    已经四五点了,现在虽然还有太阳但是天说黑就会黑下来,加上难得有这种好看的地方,书音提议不然的话就顺着桃花园朝着里面走,里面一定会有看守这桃花园的人家才对,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住下了。
     
    书音虽然脾气不好,有时可能会因为你不小心碰了她一下而被她突然爆发的怒火给骂的狗血淋头,但整体来说跟她在一起她总能让人觉得很舒服。
     
    书音是个十分懂得珍惜眼前的人,虽然有时候脑容量明显不够,但是她总是能乐呵呵的享受现在自己所能有的最好的东西。
     
    大家都十分愉快的赞同了书音的提议,几个人一抹嘴纷纷起身从那小河沟最窄的地方跳到了对面的桃花林中。
     
    等进了这桃花林那种浓郁的春天气息立即就扑面而来,万物生长,入眼到处都是勃勃的生机。
     
    不知道是不是眼前的景物让人心情好了起来,就连思想都乐观了许多。
     
    似乎除去人类本身,这世界上其他的一切都在入常的运转,或许眼前的世界并没有到了末日那样糟糕的地步,或许不久以后,现存的行尸都死亡了之后,剩余的人类又再次回归这个世界中,不需要再躲藏在高墙内整日瑟瑟发抖。

    破晓生还何默陈洺最新小说完整版阅读其他章节

    相关搜索: 破晓生还何默陈洺

    最新推荐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资讯 > 破晓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