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雪薇沈羲遥全文免费阅读

凌雪薇沈羲遥全文免费阅读

2019-09-13 14:51 admin

离凰

时间:2019-09-13 14:51 分类:资讯 来源:平治文学 作者:猗兰霓裳 主角:沈羲赫凌雪薇 浏览:

    《离凰》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是猗兰霓裳的一本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沈羲赫凌雪薇,讲述了沈羲遥忙笑道:“母后说笑了。儿子怎么会不满母后的安排呢。感激还来不及。”说完看着我,眼中带着暖意。可是,我的心里却不是甜蜜的滋味。与沈羲遥一边一个搀扶着太后。太后其实的年纪不大,只有四十岁左右,保养得又很好,因着长年礼佛的原因,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亲近和蔼的气质,却也有着那么一层永远令人无法接近的高贵

    离凰 第78章 柳花复飞趁东风(1)

    我正想着,就见太监领着一个女子走来。仔细一看,正是柳贵人。
     
    她一袭秋香色宫装,衣裙上绣了连绵不绝榴花,又以蹙金法结成小小的花蕊。在一朵朵金红的暗花之间,银线勾勒出了无数玲珑精巧的叶子,烂漫的重瓣榴花铺满了整个裙衫,十分夺目。
     
    她的秀发虽梳成简单的如意高髻,但插戴却是不凡。
     
    由其一根赤金连绵花枝石榴长簪。那花枝由极薄的金片雕刻而成,又在最密集的地方托出一朵花蒂来。花蒂上镶一颗由晶莹的红宝石所雕成的石榴,细腻的刀工甚至雕出了石榴上的裂口,露出里面的籽来。
     
    长簪垂下一串研磨成石榴籽样的串珠,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晃动着。
     
    这样一身衣饰十分奢华,已是越了她贵人的身份,想来该是沈羲遥的赏赐。石榴,是多子的象征,她穿戴这样的服饰,在太后面前,如真要说,也是说得过去。
     
    众妃顺着我的目光看去,一个个惊呼起来。毕竟柳贵人的出现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丽妃上前一步道:“柳贵人,你怎么来了?“柳贵人只浅浅一福身,却没有说话。
     
    “皇后娘娘,柳贵人非正五品宫妃,这样的场合……”丽妃转向我说道。
     
    我一直保持着端雅的笑容,对丽妃,也是对下面的众嫔妃道:“柳贵人是帝姬生母,皇上已恩准其参加今日的大典了。”
     
    说罢,不顾众人各种眼神,转过身去。看辰光,太后该是快到了。
     
    丽妃自然愤愤不平,却不能说什么,只是剜一眼柳贵人,回到自己的位置站好。
     
    柳贵人朝我简单施礼,便由小太监引去她的位置。
     
    远远的宫门处,已经可以看见前去迎接太后的华盖了。
     
    我端庄的站在众妃列首,不远处已经可以看见沈羲遥的身影,他搀扶着一个女人,那女人身上墨蓝银丝团团如意吉祥结的裙袍在阳光下闪着沉稳高贵的光泽。
     
    我朝着那两个身影迎了上去,带着温柔大方的笑,在离沈羲遥和那个女人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下脚步,深深的福下身去。
     
    “坤宁宫皇后凌雪薇率众妃恭迎太后娘娘圣驾回京。”
     
    我的身后同样拜倒了一片花红柳绿。
     
    我深深地低着头,垂眉敛目,一时间甚至可以看到自己浓密睫毛的投下的暗影。
     
    周围很静,我心跳着有些急促,这时,眼前就出现了一只手,我顺着那手看上去,是一张慈眉善目的笑脸。
     
    我不由也还了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缓缓起身。
     
    太后看着我又回头看了沈羲遥一眼微笑道:“皇帝,如今还怪哀家给你挑了这么个皇后么?”那语气中尽是玩笑。
     
    沈羲遥忙笑道:“母后说笑了。儿子怎么会不满母后的安排呢。感激还来不及。”
     
    说完看着我,眼中带着暖意。
     
    可是,我的心里却不是甜蜜的滋味。
     
    与沈羲遥一边一个搀扶着太后。太后其实的年纪不大,只有四十岁左右,保养得又很好,因着长年礼佛的原因,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亲近和蔼的气质,却也有着那么一层永远令人无法接近的高贵。
     
    上下天光殿里,太后坐在上首,沈羲遥和我坐在一旁,其他妃子在下面按品阶站着,稍晚会有宴席,在此只是请太后稍做休息,与众人话话家常。
     
    太后的眼睛一转,淡淡地扫过下面的妃嫔,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沈羲遥的身上:“怎么不见柳妃?”
     
    沈羲遥脸色没有变,带着笑很随意的说道:“母后,如今已不是柳妃了。”
     
    太后“哦”了一声:“是啊,生下帝姬也是可以晋一级的。”
     
    其实我相信,太后一定是知道柳贵人降位的事的,而且也知道缘何降位。此时却故意相问,我心头一颤,恐是太后要给帝姬生母一个显位。
     
    沈羲遥略有些尴尬地说道:“母后,不是……”
     
    我适时的接过他的犹豫说道:“太后娘娘,柳妃之前因着件案子被降为贵人了,如今这件案子还在查,待查明后定会给她一个公道的。”
     
    太后点了点头,仿若自言自语地说道:“贵人,那今日就不在这里了。”言语中有淡淡的失望。
     
    我看着太后微微一笑:“不过臣妾想着,她毕竟是我大羲第一个皇嗣的生母,今日就特意让她来迎接太后您了。”
     
    我笑得很温和,也感受到了沈羲遥的目光。
     
    可是我没有看他,却将眼波转向了下面的女子们:“柳贵人可在?”
     
    柳贵人翩然出列,盈盈拜倒在地:“清月堂柳如絮给太后娘娘、皇上、皇后娘娘请安。”
     
    那声音柔和谦卑,完全不若当初那个骄横的宠妃。
     
    太后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起来吧。”
     
    又看了看柳贵人身上的衣衫,眉间有不易察觉的一点跳动,复带了和蔼的笑意道:“柳贵人这身衣服看着真是喜庆,石榴是多子多福的象征,哀家看到,十分欣慰。”
     
    我怔了怔,太后并没有怪罪她衣衫逾矩的行为,看来……
     
    太后喝了口茶,停了半晌转头看着我问道:“帝姬在何处,哀家想见见。”
     
    我低低唤了声芷兰,玲珑就被抱了上来,已经是醒了的,很乖的看着周围,粉嫩嫩的样子惹人喜爱。
     
    太后一看见她就满脸惊喜的笑容,伸出手去抱,我笑着在下面承接,余光却不经意间就看到了柳妃的笑脸。
     
    心里一颤,手上停了一下,回过神太后已经将玲珑抱在了怀里,沈羲遥也起身过来,一脸开心地看着玲珑。
     
    “可取了名字?”太后问着自己的儿子。
     
    沈羲遥点着头:“叫玲珑,因着是夜里生的,那晚的月色也极好,就取了‘玲珑望秋月’一句。”
     
    太后点了点头,要将玲珑交给芷兰,柳贵人就在这个时候走了上来,眼中看似是温柔慈爱的,可是,眼底却是暗含了意味的。
     
    太后和我都一愣,柳贵人笑着眼里却带了泪水:“太后娘娘,请原谅如絮,如絮实在是思念自己的女儿。自如絮被关进清月堂,玲珑就被皇后娘娘抱走了……”说完泫然欲泣,惹人怜爱。
     
    太后脸色稍有变动,看了我一眼,之后依旧是温和地笑着将手里的玲珑交给柳贵人。
     
    柳贵人带着看似一个母亲的温暖的笑意接过,却不想,就在她抱过玲珑的瞬间,玲珑竟大哭起来,一双小手向我这边伸来。
     
    我不由得就上前一步将玲珑从柳贵人手中抱回,怜爱地看着玲珑。
     
    玲珑在被我抱住的瞬间停止了哭泣,太后脸上闪过一丝惊诧,目光有些阴冷地看了看柳贵人。
     
    柳贵人脸上讪讪的,手也缩了回去。
     
    沈羲遥有些无奈地笑着,柳贵人看了他一眼,他却没有回应我看玲珑不哭了,才将她交给芷兰,太后用满是深意的目光看了我很久才说道:“众妃们迎接我这个老太婆也累了,先回去歇着吧,晚上家宴了再来。”
     
    说罢看了沈羲遥,沈羲遥朝着太后一笑,然后对着众妃一挥手:“都下去吧。”
     
    柳贵人在众妃皆退下后仍脚步犹疑得不肯离去,我看着她修长的身影在光洁的玄色大理石地面上长长的影子,满是不甘和怨恨。
     
    我淡淡地笑了笑,只做不见,而是弯身细心的搀扶太后。
     
    慈宁宫是太后的寝宫,我是第一次来,和沈羲遥走到了那朱红的大门门口,太后回头朝我一笑。
     
    “皇后也去休息休息吧,你也操劳了。”
     
    我带着恭敬的笑:“太后,这是臣妾应做的。”
     
    太后没有说话,目光落在了那金琉璃的瓦檐上,我听见她温和却有些冷的声音:“皇帝,哀家有事问你。”
     
    我看着沈羲遥的背影消失在那扇朱红的门后,心里终于轻松了一些。
     
    惠菊在身后轻轻地说道:“娘娘,奴婢刚才在外面,听他们说,今晚的宴席上,皇上要复了柳贵人的位呢。”
     
    她的声音在午后的秋日里有着不真实的回音,我看了看手上的血玉扳指,微笑着回头看着惠菊:“那样,就正合我意了。”
     
    蕙菊不解地望着我,我慢慢拨弄着衣襟上一枚小叶紫檀镂空银事事如意挂饰,声音如秋日微凉的风。
     
    “迟早也是要复位的,与其她因皇上宠爱而复位,不如借了这个机会。”
     
    “如此,皇上必然觉得亏欠娘娘,对柳贵人,自然不会如原来般。”蕙菊接口道。
     
    我点了点头,望着长街连绵不尽的红墙:“是啊,这样不是更好么。”
     
    晚宴设在御花园水榭楼台阁外,一片毛榉木铺出宽广的平台,面朝飞龙池,后是紫碧山房,花木萋萋,到处都是菊花的香味和娇丽的身影。
     
    众人都已坐好,我和沈羲遥挨着太后两边坐下,近前处的桌子左边是得宠的妃子,右边是皇室贵胄,远远的,是朝中德高望重的大臣。
     
    我轻轻的一扫,丽妃在和妃之前,羲赫在右边桌首,后面是魏王等沈羲遥的兄弟姐妹。
     
    向远处看去,长长的宴席延伸至近水边,我收回目光,眼睛就落在了朝臣坐的桌子上,只看见了大哥,却不见父亲。
     
    心里惊了下,可是想到父亲已经辞了官,是不会来此了吧。
     
    “太后,”我含笑看着她说道:“都到齐了呢,可以开宴了。”
     
    太后温和的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羲赫的身上,慈爱地笑着说:“赫儿,你过来这里坐。”
     
    羲赫站起身向着太后一揖:“母后,儿臣不敢。”
     
    他眼帘低垂,身上石青色的平纹锦袍衬得他的脸色略微带着苍白。
     
    太后笑着说:“有什么不敢,都是我生养的。”说完看了一眼沈羲遥。
     
    沈羲遥的脸上是不以为意的笑,开了口到:“羲赫,过来坐吧。”
     
    羲赫迟疑了下,目光飞速地扫了一眼太后身边的我,终于无奈地笑了笑走了过来,却不落座,微笑着看着太后和沈羲遥。
     
    太后看了看,沈羲遥身边是不能坐臣子的,又看了看我,我连忙起身:“裕王,您坐这里吧。”
     
    说完笑着看了一眼沈羲遥身边的张德海,他立刻会意的命人搬来把椅子置在沈羲遥的身边。
     
    羲赫没有看我,微微躬身:“皇后娘娘,小王不敢。”
     
    我脸上的笑更加温和:“王爷说笑了,您是太后的儿子,本宫只是儿媳,自然该您在太后身边的。何况太后十分思念王爷呢。”
     
    说完走到沈羲遥的身边,与他相视一笑,慢慢地坐了下去。
     
    “赫儿,哀家听你皇兄说,之前的征战里你受了伤,可养好了?”太后的口气中是浓浓的关切和深深的疼爱。
     
    羲赫微微笑了:“多谢母后关心,皇兄那时可把天下所有的珍药都用在了儿臣身上,还特许儿臣在宫中休养,儿臣自然是已经全好了。”

    凌雪薇沈羲遥全文免费阅读 其他章节

    相关搜索: 离凰沈羲赫凌雪薇

    最新推荐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资讯 > 离凰 第78章 柳花复飞趁东风(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