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思恩墨琰全文免费阅读

蓝思恩墨琰全文免费阅读

2019-09-13 14:08 admin

亿万婚约老婆娶一送一

时间:2019-09-13 14:08 分类:资讯 来源:网易云 作者:小酒轻狂 主角:蓝思恩 墨琰 浏览:

    小酒轻狂的小说非常火爆,这本《亿万婚约老婆娶一送一》的主角是蓝思恩 墨琰。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对于她的思维墨琰很无力,一把将她给摁进自己怀里,“休息下就到家了,你这两天都没休息好。”思恩从墨琰怀里巴拉着爬起来,看着他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崩溃,刚起来又被墨琰给摁在肩膀上。“老婆,操心都是男人的事儿,你就负责带好两个宝贝。”“你的意思我是黄脸婆?”墨琰:“……”老婆的思维太过跳动也不是好事儿,他是根本就没那意

    亿万婚约老婆娶一送一 第144章 帝正雨的敏锐,帝

    思恩离开老宅后,墨薇心里始终都有个结,想到诺兰·乔纳的那通电话,那个男人的话是不可信,但慕晓晓和帝卿的位置,却是她不得不怀疑的。
     
    “薇薇,在想什么呢?”
     
    “爷爷。”
     
    失神之间,不知什么时候爷爷就来到了她身后,从来到帝宅后墨薇的状态就不是很好,帝卿迟迟不回来,加上思恩又因为她失去了孩子,心随时都在疼。
     
    “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让医生过来看看?”
     
    “不用了爷爷,我没事,就是在想……!”
     
    “在想那小子什么时候回来吧?”
     
    墨薇的话没说完就被爷爷打断,爷爷半生戎马,孩子心里想什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墨薇住在帝家,不管他对墨薇再好,但帝卿不在,她心里总归是不自然的。
     
    “墨薇,你和帝卿没结婚,按道理讲爷爷没资格管你母亲到底对你如何,但这件事,是她过分了。”
     
    “……”
     
    “毕竟帝卿不在,不管什么样的决定,也要等他回来再说。”
     
    “是爷爷。”
     
    在某种程度上,爷爷做的也算是比较通情达理了,要是皇甫家的爷爷,指定都要直接提qiang上墨家崩人了吗,管墨薇和帝卿是不是结婚的,他的曾孙子谁都不能动。
     
    爷爷知道后,心里也吓了一跳,但也没有直接不讲道理的上门闹事儿。
     
    ……
     
    爷爷的意思也很明确,他不刻意的去怪谁,但他的意见和思恩的一样,不管发生什么事儿,都一定要等帝卿回来再说。
     
    墨薇电话响起,以为又是诺兰·乔纳的电话,想要挂断,当看到是墨子尘的电话后,想也没想的接起来。“子尘?”
     
    “姐,你在哪里?”
     
    “怎么了?”
     
    “奶奶要不行了,你赶紧来医院。”
     
    轰然,这个消息就像是一道惊雷一般划过墨薇的心坎,一瞬间的功夫满脑子都被塞满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奶奶不行了,奶奶不行了?奶奶到底怎么样了呢?
     
    心,好痛!
     
    没多问的挂断电话,想也没想的就跑了出去,奶奶,那个疼爱自己的奶奶,千万不要有事儿。
     
    “薇薇你去哪里?”
     
    “爷爷,奶奶出事儿了,我要先去医院。”
     
    “那我让司机送你?”
     
    “恩,好!”
     
    不管有天大的事儿,墨薇知道现在不是她任性的时候,爷爷给老刘递了个眼神,刘管家赶紧安排了司机送墨薇去医院。
     
    连刘管家也跟了过去,他知道帝老爷的意思,墨薇既然能住到帝家来,那墨家那边的情况现在不是很妙。
     
    越是在这个时候,就越是要注意有人动手脚,而爷爷还不知道思恩的孩子在这次的闹剧中没了,要是知道的话,指定会恨不得一起跟上去。
     
    “再快点。”
     
    挂断墨子尘的电话后,墨薇才想起来没有问到底是哪家医院,随后再打电话过去那边已经没人接听。
     
    她现在一边打电话,一边在各大医院里找,当她把各大电话都打了一遍后,心里的不安越加强烈,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不然不可能不接电话。
     
    “小姐,要不给家里打个电话?或许他们知道在哪里?”
     
    司机已经上住院部大楼去找,管家的提醒让墨薇才想起来可以给家里打电话,但翻找电话,却是忘记了家里的座机。
     
    这一刻,内心更痛苦绝望,就好像全世界都抛弃她了一般,在她最无助的时候,身边竟然一个可靠的人也没有。
     
    “小姐,是不记得家里的号码了?我这有。”
     
    看着墨薇无助的神色,管家很是心疼的将手机递给她,号码已经拨出去,之前帝老爷有和墨家那边联系,作为万能管家,那是不管什么都要知道的。
     
    “谢谢。”
     
    墨薇接过电话,心里却并没好受多少,好一会墨家那边有佣人接了电话,告诉墨薇奶奶具体的医院,管家又带上她直接去了指定的医院。
     
    但她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过,刚进病房门,许岚在看到墨薇的时候,走过来想也没想的就一个耳光甩在墨薇脸上,“啪……!你个逆女还有脸回来。”
     
    这一巴掌还不够,许岚还要打第二个耳光下来,刘管家却是上前一步将墨薇护在身后,一把接住了许岚的手腕。
     
    “墨夫人,小姐是回来看老夫人的,您这样会让帝墨两家的关系更尴尬而已。”
     
    管家怒了,但常年在帝老爷身边,就算是怒也是这样徐显山不露水,对于许岚的做法虽然不满。但也不至于显露出来。
     
    “你,一个管家而已,凭什么跟我这样说话?”
     
    这段时间许岚是被奶奶压的狠了,以至于体内潜在的贵妇性格被激发出来,似乎又回到了修理思恩那个时候的豪门怨妇一般。
     
    刘管家不动神色的将许岚放开,“就算是下人,那也是帝家的下人。”
     
    言下之意就是,我就算是奴隶也不会听您的差遣,这话气的许岚浑身都在颤抖,但也鉴于管家的话,他是帝家的管家,她许岚也没什么资格去管。
     
    “妈,你够了!”
     
    墨琰终于看不下去,现在奶奶病成这样,大家都没什么心思去管,看到帝家的管家都来了,也都放心的将墨薇放在一边。
     
    许岚却是不依不饶怒瞪着墨薇,这女人的自尊心就是,似乎她的一切安排都是对的,稍微反抗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还不……”
     
    “小姐,您先去看老夫人。”
     
    许岚的话没说完就被管家的话给打断。气的她再次铁青了脸,那是她自己的女儿,现在却是需要别人来护着,这样的感觉很不是滋味,但偏偏的她是什么也不能说。
     
    墨薇已经到了墨奶奶身边,“奶奶,怎么会……!”
     
    后面的话墨薇已经说不出来,眼眶红红的,奶奶带了氧气罩,整个人都还在昏迷中,墨薇心里难受的厉害,就连奶奶住院的消息她都是刚知道。
     
    “薇薇。”
     
    见墨薇情绪激动,思恩担忧的上前却是被墨琰一把给拉住,这个时候难受是难免的,就是安慰也是不痛不痒。
     
    最终思恩什么也没说,墨薇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静静的坐在奶奶床边,手不自觉的抚在奶奶手背上。
     
    眼泪滑下,心里堵的厉害,“对不起。”
     
    半响后,墨薇这一刻是什么夜说不出来,心揪痛的厉害,三个字代表了她太多的情绪,奶奶对她一直很好,但她确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人在伤心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空白的,气氛也出奇的安静了,许岚也不说话了。
     
    到了半夜,病房里谁也不愿意离去,但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后,没有一个人愿意里离开,墨薇在看到那份通知书,心更是疼的厉害。
     
    “奶奶,若是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墨薇心里明白,要是没有奶奶的话,自己的母亲还不知道能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儿来,好累,心疼的厉害。
     
    多久了,她也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内心深处的那份伤痛,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下去,那种感觉给人真的好痛苦的感觉。
     
    “要不你先回去?”
     
    思恩刚小产,此刻身子还虚弱的厉害,墨琰不忍心让她这样熬着,才半天的功夫,思恩的脸色已经白的厉害。
     
    “我没事的。”
     
    “先回去,乖,你和墨薇都先……!”
     
    “小姐,小姐?”
     
    墨琰的话没说完,刘管家的声音就尖叫了起来,一看才知道是墨薇直接晕到了奶奶的床上,原本就安静的诡异的病房瞬间又是兵荒马乱。
     
    “医生,医生。”
     
    墨琰一把将墨薇抱起就出去了,管家和思恩都跟上去,奶奶房间里就剩下了帝正雨和许岚等人。
     
    很难想象,墨薇在这样紧急的时刻,许岚竟然能如此淡定。
     
    许岚看了看病床上的奶奶,再看了看帝正雨,“正雨,你怀孕了,先回去吧。”
     
    “不用。”
     
    正雨微微蹙眉,对于许岚的态度很不悦,但她一向也是个女汉子习惯了,对于事情的敏感程度超乎了人的想象力。
     
    许岚的态度太过反常,让帝正雨不得不怀疑,不是她多心,这媳妇毕竟不是亲女儿,许岚对亲女儿尚且都能如此,更何况对眼前的婆婆呢?
     
    直觉告诉帝正雨,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并非那样简单。
     
    “在你们心里,我是不是个非常狠心的女人?”
     
    “你多想了!”
     
    许岚的话,帝正雨不痛不痒的回应,就连辩解和解释对正雨来说也都是懒得去做的事儿,就连表面功夫也懒得去维护。
     
    许岚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对方什么事儿都没有,她自己闷的半死,对于帝正雨这个媳妇她并非满意,但却也知道她不是省油的灯,不敢去招惹。
     
    “思恩流产的事儿和你有关系吧?”
     
    帝正雨突然的一句话,让许岚瞬间白了脸色,“你在胡说什么?”
     
    “奶奶突然病倒的事儿,和你有关系吗?”
     
    帝正雨不管事儿不想问事儿的时候,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问不会管,不过一旦问了一旦管看了,那么在她的世界中必定要得到结果。
     
    她一再掏底的问题,让许岚看向她的眼神也冷了不少,“正雨,就算你满意我是你婆婆,但你和翰义结婚了就是我的儿媳,你怎能如此对长辈说话?”
     
    “没有谁说你不是我帝正雨的儿媳妇,我只是想知道我妹妹流产是不是和你也就是我的婆婆有关系,这有错吗?”
     
    “你……!”
     
    “你到底是在紧张什么呢?没有就没有,有必要发这么大的火吗?”
     
    帝正雨的步步紧逼,让许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看着帝正雨,奶奶年轻的时候就威风,那个时候许岚和墨天则刚结婚,觉得自己但了婆婆的时候势必也要那样。
     
    谁知道,她得到的儿媳妇是一个比一个厉害,老大老二的都做不了主,老三的影子都看不到一个,更莫说是做主了,儿大不由娘,这句话说的是一点也不假。
     
    ……
     
    经过医生的全面努力。墨薇的孩子保住了,但胎向还不是很稳定。
     
    “这段时间孕妇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也不要太劳累,最好是卧床休息,建议是先住院观察。”
     
    “好。”
     
    随后医生开了一大堆的保胎药,刚才医生的话墨薇特听的清清楚楚,但到底要如何呢?现在那个家乱七八糟的,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我先送你回去?”
     
    墨琰将目光看向思恩,她也是刚小产的,小月子也是月子,墨琰对女人的身体也是掌握的清楚,这个时候思恩也不能太受累。
     
    思恩反手握住他的手,“我没事,不要太操心我。”
     
    这个时候她哪里肯离开半步,真不晓得墨家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消停点,奶奶住院了,墨薇也住院了。
     
    原本就混乱的家,好像一时间更加乱的不可收拾。
     
    “乖,你身体不好,要是你也倒下了,谁照顾苏苏和月儿?”
     
    墨琰的话。让思恩动摇了,她毕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加上又刚流产,即便是这样她也有些放不下奶奶和墨薇。
     
    和帝正雨同为姐妹,大概有些感知都是想通的,她竟然和帝正雨想到了一起,甚至对这件事怀疑的话方向也一样。
     
    “那我先回去?”
     
    “恩,我送你。”
     
    件思恩总算松口可以回去了,墨琰的眉心才稍微舒展开来,最近墨翰义也不在,他整个人都有些疲惫,即便如此也难以掩盖他原本就英俊的容颜。
     
    思恩和墨琰刚出病房,墨薇就睁开了眼,刚才她其实早就醒来了,只是现在这种个情况,她是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这些人。
     
    即便是自己的二哥和二嫂,无依无靠的感觉让她整颗心都空空的。
     
    亲情乏力,这大概是她这辈子最脆弱的时候了吧?但要如何呢?面对……是她唯一的选择!
     
    ……
     
    回去的路上,思恩心里总是有些不安。
     
    总感觉是有什么事儿要发生,那种焦躁墨琰看在眼里,伸手很是宠溺的揉揉她的发顶,“想什么呢?”
     
    “老公,要不你还是带我回去医院吧?”
     
    “怎么了?”
     
    “我感觉很不对劲。”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思恩自己也说不上来,那种不安很浓烈。
     
    对于她的思维墨琰很无力,一把将她给摁进自己怀里,“休息下就到家了,你这两天都没休息好。”
     
    思恩从墨琰怀里巴拉着爬起来,看着他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崩溃,刚起来又被墨琰给摁在肩膀上。
     
    “老婆,操心都是男人的事儿,你就负责带好两个宝贝。”
     
    “你的意思我是黄脸婆?”
     
    墨琰:“……”老婆的思维太过跳动也不是好事儿,他是根本就没那意思。
     
    “瞎说。”
     
    “那你是什么意思嘛?在家煮饭带孩子的不就是黄脸婆吗?”
     
    “你煮的饭不好吃。”
     
    “你的意思是我当黄脸婆都不够格?”
     
    “是当不了!”
     
    和较真的女人说话,千万要认真,因为很容易一个不注意就被绕进去了,那样的话你会更加崩溃。
     
    一路上墨琰和思恩都不再说话,到蓝景的时候思恩已经睡着了,墨琰直接将她给抱下车。
     
    “唔,到了吗?”
     
    “睡吧。”
     
    之后就没声音了,思恩是真的太累了,从奶奶进医院后,她整个人都是蒙的,这几天几乎都是陪在奶奶身边,也就是今天上午的时候回去看了看爷爷。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就是这个上午时间里出了问题,上午回去了帝家半天,下午奶奶的病情就急转直下!
     
    ……
     
    医院中。
     
    病房门被打开,墨薇警惕的看着进来的许岚,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这原本是她最爱的母亲,现在看到她却是要全身戒备。
     
    “妈。”
     
    “还疼吗?”
     
    许岚来到墨薇床边坐下,看着墨薇脸上还没完全消肿的指印,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道歉吗?不是,她不会为任何人道歉。
     
    墨薇的未来原本就该她来把关做主,可她不知道的是,这次她的手似乎是伸的太长了。
     
    “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想先睡了。”
     
    不知为何,此刻和许岚相处在一起,墨薇总是觉得自己有些无法安然,那种危机感是从内心深处发出来的。
     
    人对危险的感知原本就比较强烈,怀孕后的她也变的更加敏感起来,只是让人心酸的是,她竟然有一天是需要这样防备自己母亲的。
     
    “你还在怪我?”
     
    “无关乎怪不怪,既然事情发生了,那也就无法挽回了,甚至是连后悔的机会也没有。”
     
    看似是在说思恩这件事,其实墨薇说的是自己,她是不想自己也走到那样无法挽回的地步。
     
    最近这段时间许岚突然就变了很多,至于到底是哪里变了,墨薇也不是很清楚,就是感觉许岚的对自己的态度很奇怪。
     
    “墨薇,你和帝卿是不可能的。”
     
    “妈,不要逼我。”
     
    “陈氏的大少爷和你很合适,抽时间见见。”
     
    墨薇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尤其是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势气息,那是一种强势的让人完全无法反抗的气质。
     
    “妈,陈氏的大少爷死了三任妻子,你认为我和他合适?”
     
    “你的条件就很好?”
     
    许岚的话,深深刺痛了墨薇,然而,这还不够,许岚还有更恶毒的话,“帝卿那样的人,你怎么可能配的上?他这段时间不但是去了东洲就连南洲也去过。你认为他回来还会要你?”
     
    仔细听许岚的语气中还有些讽刺,这样的讽刺让墨薇觉得她疯了,她一定是疯了,不然的话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女儿说出那样的话来?
     
    一个正常女人,怎么可能说出羞辱自己女儿的话?
     
    “妈,说这些话的时候,你不觉得自己也很丢脸吗?”
     
    说什么自己的女儿配不上谁谁谁,她这到底是怎么了?疯了,墨薇觉得许岚一定是疯了,不然的话她不该变成这样才对的。
     
    许岚‘嗖’的站起身,眼神也凌厉的看着墨薇,那眼神哪里还像是在看自己的女儿,简直是比看一个陌生人还不如,“总之这件事,你必须要听我的。”
     
    “你……!”
     
    “孩子的事儿,你也不要妄想。”
     
    “你想做什么?”
     
    “我已经帮你安排了明天的手术,这个孩子留不得。”
     
    说完,也不等墨薇说什么许岚已经出了门,留下墨薇一个人愣愣的在病房里半响无法反应过来。
     
    她承认自己的母亲并非是个什么好相处的人,但是……她是她的女儿啊?她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陈氏的大少爷?拿掉孩子?
     
    这些,真的该是一个亲生母亲能对女儿做出来的事儿吗?反常。这一切的一切真的是太反常了!
     
    ……
     
    许岚出了病房门后,直接冲进了一间无人的病房里,重重的舒了一口气,面上却依旧是阴毒的表情。
     
    没人知道她这两天的反常到底是为什么,不遗余力的将奶奶气病,甚至还要对墨薇下手,这些都不是一个亲身母亲该做的。
     
    但若不是,那么就另当别论了。
     
    “墨天则,你们墨家欠我的,势必会让你统统还回来。”
     
    许岚的态度,从到蓝景去找墨薇的那一刻就变了,没人知道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也没人知道她在墨天则的书房里看到了什么。
     
    那是一种恨,绝对会让一个原本善良的人瞬间充满恨意的东西,她甚至承受不住的要崩溃,只是当接受一切之后……!
     
    ……
     
    机场。
     
    帝卿和墨翰义出现在机场内,一下飞机就见到帝丽智接机,难得,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妹帝卿也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难得啊,还能等到你来接机,这太阳是不是出的方位有问题了?”
     
    “七爷呢?”
     
    帝丽智一开口,让帝卿心里所有的粉色泡泡一瞬间消失的没影儿了,就说女汉子永远都不可能变成贤惠的淑女。
     
    “还在东洲。”
     
    “就你们回来,将他一个人丢在那儿了?”
     
    帝丽智完全是一种质问的语气,这让疲惫的帝卿瞬间情绪也高涨,很头疼的捏捏眉心,“你要说不高兴的话可以去陪他。”
     
    完全是一句开玩笑的话,却是没想到帝丽智顺便就接了一句话,“我正有此意,你帮我拿航线。”
     
    “你?”
     
    “给不给?”
     
    “丽智你……!”
     
    “到底是给还是不给?”
     
    帝卿头更痛了,无奈的抓抓头发,一把就将帝丽智给拧走,一个想法,太特么的丢人了!
     
    不说七爷对季景初到底有多深的感情,就拿年龄来说的话,帝丽智也是比七爷还要大半岁。
     
    “你干什么?”
     
    “给我回去。”
     
    帝丽智:“……”有一个鸡婆哥哥真特么的太烦人了,谈恋爱都不能好好谈了,要是有下辈子,投胎的时候眼睛一定要擦亮点,有儿子的家庭千万不要去,长兄如父,管的你都恨不得去死的地步。
     
    ……
     
    车上。
     
    帝丽智开车,墨翰义疲惫的已经睡着了,想到帝丽智刚才要航线的事儿,帝卿是怎么也睡不着。
     
    “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你先睡一下吧?”
     
    见帝卿始终看着自己,帝丽智也感觉很崩溃,握方向盘的姿势都变的有些不自然起来。
     
    总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都带着审视,那种感觉就像是浑身扒光了放在阳光下被人观赏的模样,那样的感觉让人感觉很不爽。
     
    “你和七爷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帝丽智你少给我装傻,七爷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这都敢往上凑?”
     
    这话让帝丽智不高兴了,但也跟着帝卿的思路在走,听到他的提醒很就开始很仔细的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七爷到底是什么人。
     
    随后很是莫名其妙的看了帝卿一眼,“不挺好的一个人么?”
     
    “你……!”
     
    “你看哈,就说身体,干净吧?你老实告诉我和慕晓晓睡过没?墨薇肚子里孩子都有了,指定是你干的吧?”
     
    “帝丽智!”
     
    帝卿青筋暴跳,但帝丽智却丝毫不理会他的咬牙切齿,依旧是我行我素的说道,“人七爷没让谁怀孕吧?就从身体上说明就比你干净!!”
     
    “闭嘴!”
     
    “我们再来说心吧?人不就有一个季景初么?你心里之前不还有个慕晓晓,那按照你这思维的话,墨薇就该理会你,说白了你和七爷的心都不干净,谁也别说谁!”
     
    帝卿:“……”这还没嫁人,胳膊肘已经往外拐了。
     
    “你的意思是,都不能为你把关了?”
     
    “你这是把关吗?你自己的兄弟都不相信,试问这世上你还能相信谁?”
     
    帝卿不说话了,他觉得再和帝丽智说下去指定会被气的脑溢血,毋庸置疑,帝丽智绝对有那样的本事。
     
    感觉自己父亲帝传真的是个甩手掌柜,几个儿女的终生大师他也就管了思恩的,至于帝正雨和帝洁姗的几乎没说什么。
     
    按照这样下去的话,帝丽智和他的帝传指定是看都不会看一眼,都懒得搭理他们。
     
    “我说啊,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墨家的皇后娘娘好像看不上你,打算弄死你儿子呢。”
     
    “你说什么?”
     
    “你说什么?”
     
    原本是在休息的墨翰义因为帝丽智这句毫无遮拦的话瞬间就清醒了,和帝卿几乎是同时看向帝丽智惊慌的问道。
     
    帝丽智摸摸鼻子,表示很无辜,竟然忘记了车上还有个墨家的太子爷。
     
    “那个,伯母好像不准墨薇生你的孩子,这段时间一直闹着要将墨薇拖去医院打胎。”
     
    “……”
     
    “不但如此呢,还有更可恶的。”
     
    帝丽智就是个话匣子。一旦打开,就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加上许岚和帝家的关系原本就整的很紧张,当即也就不隐瞒。
     
    “思恩为了保护墨薇孩子都摔没了。”
     
    这句话,让帝卿全身血液都在倒流,墨薇被带去医院,思恩孩子摔没了,这两件事加在一起完全给人一种无言的痛。
     
    心在这一刻被凌迟着,受到伤害的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爱的女人,一个是她心爱的妹妹。
     
    “现在她们在哪里?”
     
    “好像奶奶又进医院了,正雨和墨薇大概都在医院。”
     
    帝卿,墨翰义,“……”墨家最近还真是够乱的,简直是什么事儿都在发生,照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指不定还能出些什么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事儿。
     
    帝丽智此时也是朝那家医院而去,今晚原本是来接七爷驾的,结果七爷愣是没回来。
     
    就在离医院还有十分钟路程的时候,帝卿的电话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
     
    “到秀山。想要她平安无事就不要带人。”
     
    “你是谁?”
     
    对方已经挂断电话,因为帝卿的这三个字,帝丽智和墨翰义原本稍微放松的神经瞬间就紧绷起来。
     
    很显然,这是一通威胁的电话,冰冷的容颜上满是肃杀之气,双眼迸出冰一样的冷冽。
     
    “哥?出什么事儿了?”
     
    “墨薇被带走了!”
     
    帝卿的一句话,代表着冰凌城此刻的风云涌动,看来有些事儿只要不彻底解决,随时都可能出大问题。
     
    刚出那声音,很陌生,但就算是不问清楚他也知道,那些人必定是和诺兰·乔纳脱不了干系。
     
    “操,你和墨薇能不能简单点?”
     
    帝丽智是彻底的要爆粗口了,从慕晓晓在墨薇的生日宴上出事儿后,他和墨薇两人一直都是这样,要不是墨薇那边出状况,要么就是帝卿这边出状况。
     
    好不容易东洲那边的事儿接近尾声帝卿也回来了,眼巴巴的看着帝卿和墨薇就要见面了,结果……!
     
    “停车。”
     
    “你……!”
     
    “你们先回去!”
     
    “你疯了吗?要一个人去?”
     
    帝丽智觉得帝卿一定是疯了,不管如何看,对方都一定是有备而来。帝卿一个人去,那无疑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然而,帝卿却是想不了那么多,“下车!”
     
    “帝卿,你先别冲动,既然他们要用墨薇来威胁你,段时间大概不会伤害薇薇。”
     
    在东洲这段时间对于帝卿对墨薇的感情,墨翰义作为大哥是看的清清楚楚,以前因为觉得有慕晓晓觉得帝卿不可靠,但在看到帝卿为墨薇做的那些事儿后。
     
    墨翰义觉得,将墨薇交给这个男人,是最好的选择!
     
    “她怀孕了,所有的大概都是有可能的!”
     
    大概吗?大概不会伤害她?这样的假设和大概,帝卿如何能去相信,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墨琰在冰凌城,竟然还有人将墨薇带走了。
     
    而帝卿不知道的是,墨琰到现在为止大概还不知道墨薇被带走的事儿,墨家最近实在是太乱了,加上思恩又小产,他所有的重心都是放在奶奶和思恩身上。
     
    “我和你一起去吧?”
     
    “下车!”
     
    帝丽智的提议是毫不犹豫的被否决了。帝卿的语气甚至还有些失去耐心,握住帝丽智手里的方向盘一个顺手就到了路边上,“刹车!”
     
    “哦!”
     
    动作太快,让帝丽智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就踩在了刹车上。
     
    随后帝卿下车,拉开驾驶门直接是将帝丽智从车里拖出来。
     
    “哥……!”
     
    墨翰义也下车了,知道对方只是放帝卿一个人去,现在就算他要跟上帝卿指定也不会干的。
     
    帝丽智还想说什么,帝卿的车已经飙出去,留下一股尾气让人在原地抓狂。
     
    “这……!”
     
    “走吧。”
     
    “可是我哥他!”
     
    “交给我。”
     
    墨翰义一向话不多,开口也变的惜字如金起来,帝丽智也没多说什么,每次在这个时候她都绝对保持在冷静上。
     
    但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哥哥,多少有些会乱了方寸。
     
    而对于墨翰义来说吗,那不但是帝卿爱的女人,更是自己的妹妹,头很痛,这家简直就没安心过。
     
    ……
     
    秀山。
     
    这个地方似乎是作案很好的地方一般,帝思恩到这里来过,慕晓晓也到这里来过,如今墨薇又被绑来了这里。
     
    看着眼前两个一模一样的男人。墨薇的心寒冷到极点,很努力的平复自己的情绪,她现在不能她激动。
     
    “薇薇。”
     
    “别这样叫我,我恶心!”
     
    对于诺兰·乔纳的称呼,墨薇是打心底里厌恶,他们之间并非是很好的关系,她自然也不习惯男人这样称呼她。
     
    她法子内心的抵触,诺兰·乔纳笑了,“你说你的爪子我是不是要给磨平了?这样下去可不好。”
     
    诺兰·乔纳的话,墨薇丝毫不在意,将脸转向一边,甚至觉得多看一眼这个男人都觉得恶心。
     
    而诺兰·乔纳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墨薇如何也想不到的,“帝家的人不是跟着你吗?知道为什么我们还能轻而易举的将你带走?”
     
    “……”
     
    “那个答案大概不会是你想知道的。”
     
    “那你可以不要告诉我吗?我还真不想知道。”
     
    对于诺兰·乔纳的话,墨薇一向都只是听一半,就算他说帝卿在东洲和慕晓晓在一起,她也只是听一半。
     
    这男人大概是被逼到绝路了,不然的话为什么会直接出现在冰凌城?很显然的,在东洲那边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
     
    “那可如何是好?你被蒙在鼓里我看着很心疼,想要告诉你呢。”
     
    说着,诺兰·乔纳已经凑近墨薇。静静的在她耳边突出一段话,只是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不是威胁的话,但却是让墨薇瞬间白了脸色。
     
    “不可能!”
     
    不,那绝对不可能的,墨薇不敢相信的看着诺兰·乔纳,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对于墨薇震惊的情绪,诺兰·乔纳低沉的笑了,如魔音一般的语气说着世上最薄凉的话,“怎么不可能?不然你以为她为什么这样对你。”
     
    “……”
     
    诺兰·乔纳的话,让墨薇无言以对,是啊,那是自己的母亲,要是他说的不是真的,那么这段时间许岚对自己的反常到底该如何解释呢?
     
    心,在这一刻冰凉!
     
    若是这世上连自己的母亲都不能相信了,那么她还能相信谁呢?那个爱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女人,怎么就不能相信了呢?
     
    “不,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你认为什么样的误会让一个母亲要自己的孩子去堕胎,还要让她嫁给一个死了三个老婆的男人?”
     
    诺兰的话,让墨薇的面色瞬间苍白无力。心也在一点一点的沉下去,疼的厉害!
     
    对啊,他说的对,怎么可能是误会呢,既然她都对她做出那样的事儿来,那么也就是说,她手里必定是掌握了证据,所谓误会,不……根本就没有误会!
     
    ……
     
    诺兰·乔纳出去了,留下了另外一个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
     
    哪怕是那个男人什么都不说,只是做到她的对面,这样的场景也能让墨薇感觉到崩溃。
     
    “你出去。”
     
    就算诺兰没告诉她这人到底是谁,她心里也知道,但鉴于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唯一的选择就是不要看到这个男人。
     
    否则的话,她担心自己会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掐死他。
     
    然而,对于她的话,男人就像是没听到一般,嘴角扯出一抹邪·肆的笑,“听说你想杀我?”
     
    “……”
     
    “如何,现在看到我这张脸是不是很想千刀万剐?”
     
    挑衅的语气,嘲讽的笑意,每一种都让墨薇很想冲上去将男人的脸给抓花。
     
    墨薇几乎是强忍心里的怒气,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自己怀孕了,不能和这男人计较,一定不能和这男人计较。
     
    可内心依旧翻滚的厉害,要是言语上还不能和这男人一拼的话,大概就真的要气死了,“杀你?你这种人就不配痛快的死去,要是可以选择,我都恨不得让你活在地狱。”
     
    看着这男人,墨薇就感觉到无比的恶心,甚至多看一眼都要吐了。
     
    她的话,让男人笑的更加肆意,“是吗?”
     
    “是。”
     
    “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
     
    “不用告诉我,我恶心!”
     
    这样的人,只要记住他长什么样子就可以了,要是知道名字的话,她担心那名字会成为魔音一般的围绕自己。
     
    男人站起身,修长的大腿迈向她,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她的心坎上。心一点一点沉下去,就好像男人离她近一步都感觉到不舒服。
     
    “恶心?现在感觉如何?心会跳吗?”
     
    “滚!”
     
    男人调戏的话,要不是墨薇身上绑了绳子,她都恨不得要直接一拳砸在男人脸上,那种滋味让人感觉到很不是舒服。
     
    冰冷的神色,就好像随时要将男人给冻僵才甘心一般。
     
    ……
     
    帝卿到秀山,见到了诺兰·乔纳,没有预想中的波折。
     
    两个男人再次坐在一起,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
     
    “没想到你还真一个人来。”
     
    诺兰·乔纳的人已经查探过了,帝卿是一个人来的,没想到这个在罗河岛和木晋叱咤风云的男人还真的能为一个女人置身犯险到这种地步。
     
    “她在哪儿?”
     
    对于诺兰·乔纳的危险语气帝卿丝毫不放在眼里,掏出烟,点燃,而后将烟盒扔给乔纳,动作利索的一气呵成,完全体现出他此刻内心的平静,殊不知……他比这里每一个人都要紧迫。
     
    “曾经,你说她要是有事儿的话,必定要让我的冥会陪葬,后来……她没事儿,但你毁掉了冥会的半壁江山,帝卿,这样你认为我们之间还能善了?”
     
    能坐上冥会会长位置的诺兰·乔纳身上的气势也不低,即便是狼狈到这种程度,也依旧体现出一个男人该有的高雅。
     
    帝卿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大概是你自己的问题了,容景和裴锦眠早就倒戈朝向了唐玄,你会不知道?”
     
    “若没有你的插入,你认为他们会有机会?”
     
    此刻的诺兰乔纳几乎是什么话都听不清楚,满脑子都是一个问题,那就是因为帝卿毁掉了冥会。
     
    毕竟是冥会会长,菲欧没看懂的问题,他多少还是看到了关键所在。
     
    “你的妹妹也真是好手段。”
     
    “那也只能说明菲欧自己是个废物,和思恩可没多大关系。”
     
    帝卿浅淡的语气,让诺兰的面色冰寒不少,这次他的损失大概是这辈子都弥补不回来的,在失去了前面几处之后,后面已经让大部分的人都转移。
     
    要不是他感觉到这样的不对劲,还不知道会搭进去多少,不过他似乎低估了乔布·夜的能耐,既然是盯上了,想要转移哪里是那样容易的事儿。人跟他玩呢!
     
    “墨薇呢?”
     
    “你该知道我要什么?”
     
    “可以,但墨薇必须让她回去冰凌城。”
     
    “你认为现在你能和我谈条件?”
     
    “不管能不能,墨薇必须要回去。”
     
    比起上次,帝卿几乎也已经差不多了解了这个男人,即便是软肋也不能让他握的太过舒服,那样对自己可能是没有丝毫的好处。
     
    诺兰深深的看了眼前男人一眼,他竟然在为他说的话而折服,这样的情况可不秒。
     
    “如果我说不呢?”
     
    “那你的条件免谈。”
     
    “你该知道,我从来不开玩笑,之前说的话,算数的!”
     
    以前的话,自然指的是要是墨薇有什么事儿必定会让冥会陪葬,男人哪怕是被动的位置,依旧是让诺兰感觉到摄人德气魄。
     
    “你既然让我一个人前来,无非不就是想要得到你想要的?”
     
    “……”
     
    “这么没自信?”
     
    “好!”
     
    男人的尊严也让乔纳坚持不下去,抓住一个女人对他来说也始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朝身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保镖应声去了。
     
    没多大一会,墨薇就出现在了帝卿眼前,多日不见,她瘦了不少,想到帝丽智说的那些话。帝卿心在疼,为这个小女人而疼。
     
    “走吧。”
     
    “帝总……!”
     
    “我送她上车。”
     
    诺兰·乔纳将后面的话给咽下去了,看着帝卿带上墨薇出门,他也跟了上去,毕竟帝卿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他是知道的。
     
    这个时候,必定是不能有任何的散失。
     
    “还好吗?”
     
    “我没事,你怎么这样傻,竟然真的……!”
     
    “你是我帝卿的女人。”
     
    短短一句话,让原本这么多天的阴霾心情瞬间就好了,她瘦的厉害,见她走路都像是一阵风都能吹到的模样,帝卿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
     
    “我自己能走。”
     
    “我就想这样宠着你。”
     
    两人的话,听上去没有任何问题,诺兰·乔纳内心却是不舒服的,要不是现在条件不允许的话,他必定是要将墨薇留在身边,可惜了!
     
    有些时候等待不一定有结果,就如他等了墨薇这么多年,在墨薇心里,那就是一种可笑的等待,甚至对于他的等待还感觉到恶心。
     
    “帝卿,你不会再丢下我对吗?”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墨薇的眼神始终都是在帝卿脸上,就那样定定的看着男人,似乎是真的只是在担心男人丢下她。
     
    帝卿看了看她的眼神,小妮子也学会说这样的暗语了,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当然!”
     
    他坚定的眼神,让墨薇嘴角也扬起了一抹笑意,这样就够了,他们之间其实并非需要说太多,也只是需要简单一句话而已。
     
    对于他们的谈话,诺兰依旧没听出个道道来,一直到车边上。
     
    “可以让她自己走了。”
     
    “我只想送她上车。”
     
    帝卿说的很淡,似乎就真的只是一个在送自己女朋友上车的好男人,越是到这一刻,墨薇的心就越是紧张。
     
    她是真的担心帝卿会让她自己离开,若真是那样的话,她情愿不离开,她和帝卿的分开真的够多了。
     
    人都说,人太幸福会惊动不幸,可是她和帝卿在一起的时候。毛幸福都没感觉到,结果招来这么多的分离痛苦。
     
    “会开车吗?”
     
    “会。”
     
    “你这么笨,我还真是担心呢!”
     
    帝卿和墨薇的对话还是听不出任何问题,然而他们的眼神都在发生变化,这种变化,是需要一定的默契,若是没有默契的话,那么他们暗中交流的计划也一定会失败。
     
    能否抓住这一刻的机会,就要看他们之间的默契配合度到底如何了。
     
    “相信我。”
     
    “我相信。”
     
    帝卿弯腰,将墨薇放进副驾驶,看似很平常的一个动作,没有任何的问题,而诺兰大概也是认为没有任何问题的。
     
    可就是帝卿弯腰要起来的瞬间,墨薇一个迅速就翻到了副驾驶,而帝卿也是一个闪身就上了车!

    蓝思恩墨琰全文免费阅读其他章节

    相关搜索: 亿万婚约老婆娶一送一蓝思恩墨琰

    最新推荐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资讯 > 亿万婚约老婆娶一送一 第144章 帝正雨的敏锐,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