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丽歌

山河丽歌 连载中

山河丽歌

时间:2020-05-19 14:37 分类:言情 来源:晋江文学 作者:飞尼可斯 主角:白越 临雪渊 浏览:

小说主人公是白越临雪渊的书名叫《山河丽歌》,它是作者飞尼可斯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越见他,喜笑颜开,拉着临雪渊献宝似地展示自己这几日的功课。“太傅,这是这几日我学的曲子,您听听。”三两拨弦,的确,有模有样。再看那舞,也可圈可点。小皇帝灵术和策论上没什么天赋,这些礼乐上倒是有些造诣。

山河丽歌精彩章节试读:

“陛、陛下跟臣切磋学理呢,王爷千万别误会。”临雪渊赶紧拉过白越,笑的勉强又讨好,“是吧,陛下。”
 
白越当然要反驳,谁知他却发现自己说不了“不”字。
这个临雪渊,竟然暗暗施了诡计,封住他的口!
无耻!
不要脸!
 
白越瞪着眼珠子,着急地看看临雪渊,又着急地看看明嘉王。
临雪渊演技自然地,不着痕迹地将白越挡了一挡,然后替他表示,“您看,陛下也同意了。”
 
明嘉王是个聪明人,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也没有说破,只道,“原来太傅是身体力行派,想必越儿一定被教的很好。”
 
王爷真是话术第一高手,怎么说话就觉得不是个滋味呢!
临雪渊窘迫,他不好意思地走到一旁,想要与明嘉王打个商量,“这事当真是误会,王爷可千万千万别告诉太后。”
 
“不是切磋吗?”
“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明嘉王拢手,没有再表示什么。他称还有政务在身,便与白越告退了。
可到底是答应还是没答应啊!
 
临雪渊想要再问一问。
明嘉王只扬了扬那好看的眉头,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个笑容,可足足让临雪渊心里七上八下了好几天。
当然,他也不敢直接去问那人的真意。
 
明嘉王是什么人,那可是人称当朝第一大毒瘤!论灵术还是羲国顶尖的高手!行为做事向来不拘章法,很少有人能了解到这人心里真正想什么,又真正要什么。
若是一个不高兴,他临雪渊肯定死得更快。
 
正所谓官场生存法则第一条: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临雪渊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趁着明嘉王刚回京,朝中大臣们纷纷巴结的时候,也略表心意。
 
不过,为官才几年,他前不久才从地方任上调回胤都,没有多少俸禄,着实囊中羞涩。手里唯独能称得上好东西的,便只有他珍藏了近五年的云鹿虎鞭酒。
 
听说壮阳效果特别好,本来是要趁着下次调职,贿赂天官冢宰的。
如今咬咬牙,让下人包装了一下,送去了明嘉王府,并赠了一副大字:
虎鹿同游,鞭长莫及。
 
临雪渊心想:同为男人,自己这么为明嘉王着想,对方一定能懂自己的心意。
谁知,对方立马退回了酒,还专门派人送来回帖道:太傅口味太重,本王无福消受。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让临雪渊顿时傻了眼。
他着实不明白明嘉王话的意思:这哪来的口味重,怎就无福消受了呢?
瞧这架势,该不会自己这送礼还送出了问题了?
 
又胆战心惊好几日,临雪渊找不到答案,决定暂时躺平。
忐忑归忐忑,毕竟现在对自己来说,他最大的威胁还是小皇帝本尊。
明嘉王这边容他之后再想想办法弥补一下,但白越那边却刻不容缓。
临雪渊没有放弃纠正小皇帝的念头,思来想去,语言上强硬解决不行,那就先从思想上潜移默化地改变入手。
 
他托同期为官的好友王含义,淘了一本名为《龙凤戏画》的册子,然后亲自送给皇帝。
那里面颠龙倒凤,翻云覆雨,画得极其生动,无不叫人看得面红耳赤。作为最基本的两性启蒙读物,实在是绝佳。
 
临雪渊信心满满,只等着对方开启求知的探索欲。
 
谁知,皇帝扫了一眼,天真道,“太傅,这画上有误。”
本着治学严谨的态度,临雪渊起了兴趣。“哪有误?”
“龙是雄的,凤也是雄的,怎地也应该是男人与男人,这人画得不对!”
 
临雪渊一口老血堵在胸腔差点背过去。
他开始有点理解自己的前任们,为什么那么多不得善终。
 
面对质疑,临雪渊也不好反驳,自己挖的坑,自己怎么也得埋上。
他面带微笑,强装平和:“龙凤是暗指帝王与帝后这样的天作之合。阴阳交合方能平衡。陛下何时见过哪朝哪代有过男后?”
 
这一问,的确是把小皇帝给难倒了,他思索半天,磕磕巴巴地讲,“孤史学差,着实不记得是不是有过男后。但孤愿意娶太傅,太傅可做这第一人。”
临雪渊眼前一黑。
 
这等赶着送死的殊荣,臣担不起。
陛下,求饶过!
 
临雪渊举手投降,仓皇出逃。
这皇宫简直堪比万魔窟,迟早要死在里头。
 
“临太傅,太后有请。”正要出宫,慈泽宫太后身边的贴身女侍枫柒将他拦下。
太、太、太后?
临雪渊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想起那日太后的嘱托,他不禁双股战栗。
 
“太后可有说是何事?”
“主子的意思奴婢岂能知道,只道太后催得急,让您赶紧过去呢。”
 
临雪渊预感不妙,瞧枫柒的架势,他也着实找不到什么借口开溜,只能跟着往慈泽宫去了。
 
谁能料到他还没踏进殿门,就在门口与明嘉王撞见。
临雪渊自上次送酒的事,就很在意明嘉王,这会儿瞧见自然要主动招呼一下,顺便打听一下里面的情况,“难得见到王爷进宫,可是太后有什么要事?”
 
“是有要事。”明嘉王上下打量了一下临雪渊,微微倾斜了一下他那好看的头颅,似极其惋惜地叹息,“诶,此事不便多说。太傅,好自为之。”
然后便如清风一般从临雪渊身边走过。
待人走了好远,枫柒唤临雪渊,他才回过神来。
 
他刚才说了什么?
好自为之?
为什么要我好自为之?
什么事不便多说?
难道是告诉太后我与皇帝的事了?所以他笑我此刻来见太后是自寻死路?
 
想到这,临雪渊一进殿,也不敢看玉珠帘后的人,只腿一软,往下一跪,痛呼,“臣错了,臣愧对太后,臣愿以死谢罪。”
 
“太傅的确有罪,哀家将陛下交托到你手上,是让你让陛下贤明勤德,时至今日竟变成这样,都快让人骑到头上来了!”
 
太后不亏是太后,声音如朱玉脆,气势那叫一个强硬。
听闻当年先帝驾崩,幸得她手腕了得,才能从明嘉王那抢得先机,抱白越登基,否则如今早就不是现在这番景象。
 
不等太后开口责罚,临雪渊赶紧再哭嚎可怜起来:“臣知罪,但臣自问担任帝师以来兢兢业业,殚心竭虑,与陛下恪守君臣之礼从未逾越一步,这些事情臣也不知,臣也不想,臣也不愿啊!请太后明察!”
 
“臣并非贪生怕死之人,只是父亲年迈,家中只有我一人,尚未尽孝不敢妄死,还请太后再给臣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临雪渊一边说一边磕,觉得头和膝盖都磕得痛极了。
但比起掉脑袋,这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未查出结果而已,临太傅不必如此自责吧。”太后有点被临雪渊吓到,她也不敢出声大气去责难,“哀家只是担心陛下一日不娶帝后,一日不产下子嗣,这御座就一日不安稳。明嘉王回朝,您身为太傅,得多上上心啊!”
 
说道这,临雪渊这才明白,太后和自己说得根本不是一件事。
 
明嘉王是皇帝的亲叔叔,先帝的亲弟弟,论实力,论血缘,他是御座最有力的候选人。
朝中人心松动,早就暗中分成两派:一派支持先帝,拥护白越;一派支持明嘉王,早就意欲逼白越禅位。
 
太后势单力薄,自知白越痴傻不堪当担重任,便想要利用联姻为自己争取一个强有力的朝中重臣做后盾。
当然,若是皇帝和帝后能生下子嗣,立为储君,那明嘉王自然又没有了机会,这乃一箭双雕的好事。
可惜啊可惜,谁知道白越竟然是弯的呢?!
 
好在临雪渊机敏,他立马意识到并改口:“谢太后仁慈!请太后放心,臣自当竭力找出陛下口中说的那人,交由太后处置。只是,比起找人,还是尽快让陛下答应娶帝后才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
 
太后也正是此意,她走下玉座,执手握住临雪渊的手,再次语重心长,“这件事哀家可就全仰仗太傅您了!”
 
临雪渊眼中噙泪,捣蒜般点头答应。
 
为了我的脑袋,臣也一定会让陛下答应娶帝后的!
 
从慈泽宫出来,临雪渊感觉自己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四季。
猛然吸了一口空气。
活着,真好。
 
他因明嘉王那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差点把自己交代出去,现在仍心有余悸。
揣摩着定是那日送错东西叫明嘉王记恨在心,故意整自己。
 
虽然恼火,但对方毕竟是权倾朝野的王爷,他一个小小太傅,自是只能将这苦水吞进肚子。
若是下次见到那明嘉王,自己定要向他讨回个公道!
 
男女之事,纸上得来终觉浅,讲得乏味,看得无趣,得从中拥有,方能得知女人之妙也。
 
临雪渊自我检讨了一下之前策略,图文太过枯燥,比不得鲜活的真人,这事儿还得实践出真知。
 
于是,临雪渊亲自在宫中女侍中间,挑选了一波貌美且有经验的的女子送去御云宫,让她们服侍皇帝的同时,可以调丨教皇帝,让他知道女人的美妙。
 
几日后,他来验收成果。
他还未开口询问,那些女侍们团团将他围住哭诉:“太傅,这工作我干不下去了,太折磨人了。”
 
临雪渊一听,以为有戏,是以皇帝生猛,惹得女侍们有些受不了。
待仔细询问,又是一口老血得吐出来。
 
“太傅,您说让我们服侍陛下,可陛下一点也不肯让我们近身。不仅如此,说是听曲却整日不让我们停,每天都要有新花样。若是弹得不好,就要一首曲子一直弹,弹到他觉得可以为止。为此一曲清平调我都弹了三天三夜了。”
 
“是啊,那舞也是,陛下让我们跳也就算了,还非得自己学,学不会,就要我们一直教,因此又三天三夜,当真是熬不住了。”
 
侍女们哀嚎连连,临雪渊瞧着那比花还娇嫩的人儿,都快熬成黄花,不禁心疼。
 
暴殄天物,真的是暴殄天物!
 
临雪渊一边安抚女侍,与她们道歉,一边气得地只能去找皇帝算账。
心道,这人到底知不知现在是什么时候,若再不娶帝后,留下子嗣,御座可就得换人了!
 
白越见他,喜笑颜开,拉着临雪渊献宝似地展示自己这几日的功课。
“太傅,这是这几日我学的曲子,您听听。”
 
三两拨弦,的确,有模有样。
再看那舞,也可圈可点。
小皇帝灵术和策论上没什么天赋,这些礼乐上倒是有些造诣。
 
“陛下您就不怕吗?”
“怕什么?”白越疑惑地看着临雪渊。
 
怕明嘉王夺了您的位置,让您人头落地!
 
自然这番话,临雪渊是不能说得,看着面前这个天真无邪的少年,他觉得即使说了对方也不一定能理解各种的厉害。
想了想,临雪渊只能赞赏他,“臣见您喜乐,臣就安心了。”
 
嘴上安心,临雪渊心底可是跟着了火似的。
他想不通到底哪个环节出了岔子,便找来他的“狐朋狗友”,同僚王含义,与他打着比方说:
如果一个人面对如花美艳的女侍都能无动于衷,是不是说明此人真的喜欢男人?

本书标签: 言情小说

《山河丽歌》章节目录

相关搜索: 山河丽歌白越临雪渊
地瓜小说

编辑地瓜小说点评:

小说主人公是白越临雪渊的书名叫《山河丽歌》,它是作者飞尼可斯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越见他,喜笑颜开,拉着临雪渊献宝似地展示自己这几日的功课。“太傅,这是这几日我学的曲子,您听听。”三两拨弦,的确,有模有样。再看那舞,也可圈可点。小皇帝灵术和策论上没什么天赋,这些礼乐上倒是有些造诣。...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 我亲爱的鬼夫 我亲爱的鬼夫

    这本小说《我亲爱的鬼夫》讲述了主人公林淮许欢之间的故事,是破水...

    作者:破水逆言情 已完结

  • 久违了秦先生 久违了秦先生

    方兮兮的小说非常火爆,这本《久违了秦先生》的主角是林瑟秦佑。一...

    作者:方兮兮言情 已完结

  • 温情恋事 温情恋事

    今天给读者朋友们带来一部由苍小岛所写的小说《温情恋事》,主要刻...

    作者:苍小岛言情 连载中

  • 一错成婚腹黑厉少太偏执 一错成婚腹黑厉少太偏执

    《一错成婚腹黑厉少太偏执》男女主角林甘蓝厉晋远,是小说写手一瓶...

    作者:一瓶冰阔落言情 已完结

  • 赘婿逆袭 赘婿逆袭

    小说《赘婿逆袭》是作者独醉雅的原创小说,讲述了王子铮柳萱的故事...

    作者:独醉雅言情 已完结

  • 按摩师刘成 按摩师刘成

    很多朋友不知道主角刘成刘雪小说在哪看,这本书叫《当代爱情》,作...

    作者:佚名言情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山河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