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格言名言 名言名句

周聿京姜乐颜(二选一的时候,他选了他的养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周聿京姜乐颜)二选一的时候,他选了他的养妹小说在线阅读无删减

时间: 2024-02-23 17:29:00  热度: 76℃ 
点击全文阅读

等到保镖受命离开后,佣人也散了,整个别墅里只剩下两人。

眼中的嫉妒再也藏不住。

段衣衣走上前,声音颤抖:“聿京哥,你为什么要找姜乐颜,你不是说她只是我的替身吗?”

周聿京沉默了,好似被点醒了般。

他为什么会这么迫切的不想要姜乐颜死?

为什么要找回姜乐颜,哪怕只是一个遗体,他也不愿意给别人?

为什么?

男人的缄默,直接让段衣衣肯定了心中的那个答案。

大把大把的眼泪掉落,哭得楚楚动人。

“聿京哥,你是不是真的姜乐颜了?”

“那衣衣怎么办?衣衣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闻言,周聿京猛然抬起头。

他的眼里有震惊、有不可思议,就是没有一分的喜悦。

看得真让段衣衣心寒。

她突然能够体会为什么到最后,姜乐颜会笑了。

而现在,她也想笑,也就真的笑了。

“原来一直以来自欺欺人的人是我自己。”

第14章

段衣衣笑中带泪,周聿京紧皱的眉头看着,好像看到了那天的姜乐颜。

让他又一次慌乱。

他张了张嘴,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

而周聿京的沉默也彻底让段衣衣心死。

“我明白了,我会解决好这个孩子,周聿京希望你不要后悔。”

段衣衣落寞的转身,周聿京的不负责让她心口处传来钻心的疼。

她突然很羡慕那个死去的姜乐颜,起码她得到了周聿京的真心。

但是周聿京却根本就不知道。

就在段衣衣脚迈出大门的时候,周聿京终于开口了。

“孩子留下来,我养。”

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并不能让段衣衣的心痛缓解多少。

她回眸看向男人,沙哑的说:“然后呢?让我的孩子成为私生子吗?”

自从段家破产后,她就生活在周家,从小寄人篱下的生活已经让她很痛苦了。

纵然有周聿京的庇佑,但是周家人打心眼还是瞧不上她,有时甚至把她当下人使唤,这些,她都忍了,因为想着哪一天可以和周聿京在一起,成为周家的女主人。

可这一刻,段衣衣觉得自己没有把握了。

她不想自己的孩子跟着她一样被别人议论。2

如果是这样,她宁愿从来就没有这个孩子。

周聿京又一次沉默了。

原本按照他的计划,就是扳倒姜家,把姜乐颜送进监狱,然后坐稳周家的主位,娶这个从小陪着他的段衣衣。

可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一刻,他居然迟疑了。

他没料到,原来姜乐颜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利用她!

更没料到,姜乐颜为选择用死拆穿他的谎言!

周聿京捏紧拳的双手下意识的颤抖,代表此刻他的心烦意乱。

良久后,他才站起身,将单薄瘦小的女人抱进怀里,柔声安慰道:“衣衣,对不起。”

“这两天发生的事让我措手不及,是我疏忽了你的感受。”

“你放心,等我处理好这些事,一定给你一个名分。”

段衣衣闭上了带泪的眼睛,靠在男人的胸膛,可心里并没有安稳下来。

她只是在给自己和孩子最后一个机会。

周聿京将哭成泪人的段衣衣送回了客房,等她睡着后,才出来。

只是他不知道,在他关上门后,床上的段衣衣就睁开了眼,眼角滑下了泪。

周聿京来到和姜乐颜的婚房,看着里面还放着姜乐颜使用过得东西,一点都没有变。

恍惚中,他好像又看到那个女人坐在镜子前打扮。

“聿京,你说我今日的衣服配哪个颜色的口红好看?”

见男人不回答,姜乐颜就自己做了决定,选了一支口红涂上嘴巴。

周聿京站在原地,看得晃了神。

纵然他的嘴里有很多话都是假话,但是有一点,他从没有骗过她。

“乐颜,你真的长得很美。”

他下意识的伸手抚上女人光滑细腻的脸蛋,却被她躲开了。

周聿京随着姜乐颜一直来到阳台上,没想到刚才还笑脸对他的女人却突然变了一副神情。

姜乐颜满目忧伤,沙哑着声音控诉着周聿京。

“周聿京,为什么?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为什么要骗我?”

不同于面对段衣衣时的沉默,周聿京下意识的开口想要解释。

“不是的……”

可话刚出口,就被姜乐颜打断。

她笑得又是那样的明媚璀璨,她说:“没关系,但我不想再被你骗了。”

就在周聿京曈孔骤缩的瞬间,她随着阳台坠落下去……

第15章

“姜乐颜!”

周聿京惊恐出声,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大床上。

还未回神,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的响了。

他立马接起:“周总,按照您的吩咐,京海市都找遍了,还是没有发现夫人……”

整个京海都没有找到人?

周聿京不敢相信,谁有这个本事能一夜之间将姜乐颜带走,还能这么悄无声息。

“继续找!”

他从喉腔里发出了这三个字,就挂了电话。

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半响后,才下楼。

客厅里,段衣衣早就起了床,像是女主人般准备着早餐。

周聿京望着,好像看到了姜乐颜的影子,尤其是段衣衣还穿着姜乐颜的衣服。

段衣衣一看到周聿京来了,就亲密的挽着男人的胳膊。

“聿京哥,你醒了,衣衣准备了你爱吃的三明治。”

周聿京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自己的胳膊,语气虽然还似从前一样,但却多了一分疏离。

“辛苦了,这些交给家里的佣人做就好。”

段衣衣悬在空中的手微顿,随即又恢复好笑脸,坐在了男人的对面。

“好,衣衣以为你会喜欢,既然你不喜欢,以后我就不做了。”

这样懂事的语气,周聿京之前听到会觉得特别舒服,可是现在他却皱起了眉。

他在想,要是姜乐颜面对这种情况,会怎么说。

估计不会给他好脸色,还会说他嫌弃她,又或者是还会向他发脾气。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好像都很生动。

生动到周聿京的脑海里都有了画面,仿佛姜乐颜就站在面前。

突然之间,周聿京的嘴角上扬,噗嗤出声。

段衣衣疑惑的看着他:“聿京哥,你怎么了?”

在听到女人的声音,他才惊讶的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受控的会想起那个女人了。

“咳咳。”

干咳之后,就恢复成严肃的模样。

段衣衣食不知味的吃着嘴里的三明治,身为女人的第六感让她明白。

周聿京,刚才脑子里是在想姜乐颜。

从前,姜乐颜活着,她是和活人比,看得见,摸得着。

可是现在姜乐颜都死了,她要怎么比,怎么比得过一个死了的人。

段衣衣心中突然特别有些空落,就像是呼出的气都打在了棉花上,沉甸甸的。

这时,林秘书走了进来,表情严肃:“周总。”

两人去了书房,只剩下了段衣衣一个人。

她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吼腔里布满了苦涩。

以前就算周聿京是装的,可是也会回头对姜乐颜说一句:“我去书房谈点事,等我回来。”

可是现在,这个人换成了她段衣衣,周聿京一个字都不曾留。

就这样径直去了书房。

看着只咬了几口的三明

猜你喜欢

推荐名家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