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扇美文网

散文小说

小说(苏云蔓贺山铭)在线赏析_苏云蔓贺山铭txt小说在线阅读笔趣阁

时间: 2024-02-23 16:23:10  热度: 75℃ 
点击全文阅读

白他靠在塌上,喘着粗气看着桑洛,痛意早已传遍全身,让他难以动弹。

“允卿在哪?我要见她!”

贺山铭死死握着手里的红色布料,似乎此刻,只有它才能给贺山铭安全感。

桑洛注意到贺山铭的动作,江笑一声,声音冰江。

“见她?别做梦了,这辈子你都见不到小允卿了。”

桑洛从怀中拿出一个信封,正是贺山铭拖郑伯送来的那一个。

“小允卿要我把这个交给你,你的东西,她不要。”

贺山铭的脸色倏地惨白,起身便要下地去寻苏云蔓,却一个翻身摔落在地。

桑洛垂着眼看着贺山铭,沉声说道。

“贺山铭,小允卿以此生不再见你为条件,换我救你一命,如今你还活着,她便要兑现诺言。”

贺山铭闻言,猛地抬头看向桑洛,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桑洛扯开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眼里却毫无笑意。

空气一瞬间凝滞,只有桑洛的声音回荡在这间屋子里。

“贺山铭,要恨就恨你这条命吧。”

第三十章

贺山铭听到桑洛的话,久久不能回神。

他僵在原地,身上的痛意尽散,又或者说,是心头的痛意压过了身上的痛。

胸口处仿佛缺失了一块,只剩下一个大洞。

桑洛看着贺山铭,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贺山铭,你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可是西夏的镇国将军。”

桑洛垂着眼帘,声音低沉:“别让我看不起你。”

说罢,桑洛便推门走了出去。

门外再次传来桑洛的声音。

“好好照料着贺山铭,别让他死了。”

贺山铭的手渐渐缩紧,喉管似是被人扼住。

桑洛的声音再次传来。

“至少,要让他活过我和小允卿的大婚之日。”

贺山铭重重阖上双眸,这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痛彻心扉。

屋内一片寂静。

鲜血微微渗出绷带,贺山铭仰头看着窗外的月亮。

烛火跳动着,映照在贺山铭的瞳孔内。

许久之后,他才从干涸的喉咙中断断续续地挤出一句。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团是几时……”

贺山铭的双眸猩红,渐渐合上,如一轮红月,消散在这夜色当中。

……

另一边。

房内。

苏云蔓坐在窗前,胳膊架在窗棂之上,下颌轻轻搭在上面,呆滞地看着天边的月亮。

她自幼时起便格外的喜欢看月亮。

月光洒下,照亮院内的潭水清泉,碧波荡漾。

涟漪泛起,映入苏云蔓的瞳眸之中。

门外,桑洛推门而入。

苏云蔓回眸看去,桑洛正好看见她眼帘内的潭水清波,心神恍惚荡漾了一下。

便是那双眼睛,让桑洛见了一眼,便陷入其中。

世间美貌女子众多,他桑洛何尝不是没见过。

只是如此清澈的眼睛,他此生独一次。

他所说的对苏云蔓一见钟情,从不是玩笑话。

苏云蔓看着站在原地愣神的桑洛,有些疑惑:“怎么了?”

桑洛回过神,转移了视线,手虚握成拳抵在唇边轻咳一声。

“无碍。”

桑洛走到桌前坐下,背对着苏云蔓,不敢去看那双眼睛。

“贺山铭醒了。”

身后的人一怔,随即回过神来,手渐渐拢起。

“那就好。”

苏云蔓是这样说的。

两人凝滞了半天,苏云蔓再次开口。

“刺客截杀之事,查的如何了?”

桑洛想起此事,便皱了皱眉头,哑声说道。

“那日我便觉得蹊跷,本以为是我王弟听闻了消息,准备在半路截杀我,可那些刺客并非楼兰人,而是西夏人。”

桑洛转身看向苏云蔓,语气凝重。

“上次的刺客,是有意谋杀你的。”

桑洛顿了顿,继续问道:“你可记得,得罪过什么人?”

苏云蔓顿住,心道自己得罪的人只有贺山铭,再就是江唤云那个没脑子的。

至于原主得罪了些什么人,她怎么知道。

但苏云蔓猜想出,或许上次派来刺客的人,或许和对原主下毒谋害的,是同一人。

如今她已经离开了西夏,只要帮助桑洛拿下楼兰王位,任务便完成了。

若是能查出幕后之人,她也能早些回到现实中去。

一想到这,苏云蔓的手便微微缩紧了些。

桑洛看着苏云蔓,许久之后,缓缓抬起手,覆在了苏云蔓的手背上,轻声说道。

“小允卿,往昔一切都已是过眼云烟,我只问你一句,你可否愿意摒弃和亲之由,同我一生一世?”

第三十一章

苏云蔓一顿,手连忙缩紧,从桑洛手中抽了出来。

桑洛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有片刻的失神。

屋内陷入到一片沉静当中。

香炉燃起冉冉檀香,缥缈着向窗外飘去。

苏云蔓瞥着那缕轻烟,垂下眼帘,眼眸中潭水如死寂一般,毫无波澜。

她张了张唇瓣,淡淡说道:“桑洛,你我都知道,我们之间不存在感情,我愿与你和亲,不过是为顾全西夏大局。”

桑洛的心一沉,眼眸中闪过一丝痛意。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是认真的呢?”

苏云蔓抬眸看向桑洛,后者继续说道。

“御前殿外的那一眼,于我便是万年,”桑洛的眼眸难得流露出认真:“所以我一定要你,一定要你来楼兰,做我的王妃。”

苏云蔓眼帘遮住双眸,桑洛看不出她的情绪。

苏云蔓没有回答,桑洛却知道了她的回答。

他微微扯动唇角,扬起一个细微的弧度,低声问道:“如果当初是我先遇见的你,你喜欢的人,会是我吗?”

苏云蔓睫毛轻颤,面上神色依旧未变,只浅浅道了一句。

“我不知道。”

桑洛沉沉呼出一口气,挤出一个勉强地笑来:“也罢,日后的事谁又能知道呢。你我之间,慢慢培养便是。”

屋内再次陷入一片沉寂。

苏云蔓眨了眨眼,淡漠说道:“贺山铭的伤怎么样了?”

桑洛似是将情绪缓和,这才重新开了口。

“箭羽并未伤到其心脉,习武之人身子都硬朗,只是清理伤处时发现上有毒素,还未查清是何种毒,这也导致他的外伤迟迟未与。”

苏云蔓凝眉,脸色微沉:“这种毒可厉害?”

桑洛点了点头,声音也低了下来:“如今还尚未查明,只能以药为其缓解,若想要根

猜你喜欢

推荐名家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