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不再见》小说全文免费试读(青禾慕尧)最新章节目录

《余生不再见》小说全文免费试读(青禾慕尧)最新章节目录

2020-02-15 11:18 admin

余生不再见

时间:2020-02-15 11:18 分类:资讯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万小烟 主角:青禾 慕尧 浏览:

    《余生不再见》小说作者是万小烟,主角是青禾慕尧。书中精彩片段:“所以你一直叫我娘,就是因为我跟你娘……一模一样?”青禾觉得事情有点儿意思了。不离小声嘀咕:“你本来就是我娘……”只是他的声音小到几不可闻,青禾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并没有听到。“那你娘现在在哪里?还在水神殿吗?”青禾问道。不离摇头。

    余生不再见 第34章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青禾回帝栖宫时,崇孖正守在宫门外。
     
    她从窗口隐身回内,收回了软塌上自己的幻影,随即故意打着哈欠让崇孖听到自己的声音,证明自己刚刚午睡醒了过来。
     
    果真,崇孖听到动静,这才敲门。
     
    进屋,他手中还提着两壶杏花酒。
     
    “帝姬,您刚才在休息,属下就没有进来打扰了……”崇孖解释道。
     
    青禾摆了摆手:“放下就可,你去看看墨阳那老狐狸回来了没。”
     
    崇孖离开,没有任何怀疑,青禾噗嗤笑了出来,一个人倒着杏花酒悠然自得喝着。
     
    往后生活要是少了乐趣,倒是可以继续这般悄然出动!
     
    青禾喝地醉醺醺,也不见墨阳来找自己,她本来还想问问他有关那前水神妃是个什么八卦情况,看来只能等明日了。
     
    摇摇晃晃回到床上,她呼呼大睡起来。
     
    不知睡了多久,耳边隐隐听到若有若无的啜泣声。
     
    青禾还以为自己是喝多了产生的幻听,没有理会,翻了个身又继续睡。
     
    未料那哭声似乎就在自己身边!
     
    青禾睁开眼,移动灯台上的夜明珠,隐约看到了小小的一团正缩在墙角。
     
    再定睛一看,那不是小家伙吗?!
     
    青禾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不是幻觉。
     
    “阿离?”她小声唤道。
     
    不离听到声音,抬起红肿似水蜜桃的眼睛看向青禾,然后迈着小腿直接奔到了床上。
     
    “呜呜……娘,我好想你啊……”他哭得嗷嗷地伤心。
     
    青禾刚要纠正他对自己的称呼,但一看他那肿成一条线的眼睛,只得无奈抚了抚他的后背。
     
    “白天才刚见完面,怎么又想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没事,我给你撑腰……”
     
    不离趴在她怀中,小耳朵听不到她的心跳,心底更是酸涩。
     
    他抬起头来,眼泪汪汪看着青禾:“水神妃欺负我,你能帮我去揍她吗?”
     
    青禾皱了皱眉:“水神妃……那不是你娘吗?”
     
    不离拼命摇头,脑袋都快甩掉了。
     
    “才不是,她是蛇蝎心肠的女人,我娘是世界上最好的娘,谁都比不上她!”
     
    青禾眸底闪过一丝诧色,再想起之前在天庭听那些仙娥议论说有个前水神妃的话,对不离的身份隐隐有了定夺。
     
    “你娘是……前水神妃?”青禾问道。
     
    不离点头。
     
    “你娘跟我……长得像?”她继续问。
     
    不离看着她,点头:“一模一样。”
     
    “所以你一直叫我娘,就是因为我跟你娘……一模一样?”青禾觉得事情有点儿意思了。
     
    不离小声嘀咕:“你本来就是我娘……”
     
    只是他的声音小到几不可闻,青禾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并没有听到。
     
    “那你娘现在在哪里?还在水神殿吗?”青禾问道。
     
    不离摇头。
     
    “她一百年前就离开了水神殿,回了狐族。”
     
    “狐族,你娘是狐族之前跟天族联姻的公主?”青禾愣住。
     
    她一直以为现在那水神妃才是狐族公主,听着小家伙这口气,好像事情跟墨阳之前告诉自己的不太一样。
     
    “什么是联姻?”不离不解问道。
     
    青禾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家伙解释。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赶紧找到你娘。”
     
    不离似懂非懂:“可是我已经找到了啊。”
     
    “在哪?我怎么不知道狐族有从天族回来的母狐狸?”青禾惊呆了。
     
    不离拿起小手戳了戳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余生不再见》小说全文免费试读(青禾慕尧)最新章节目录其他章节

    相关搜索: 余生不再见青禾慕尧

    最新推荐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资讯 > 余生不再见 第34章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